開眼eWeekly ﹥Content

《CATS貓》Memory, all alone in the moonlight...


被諷為邪典電影的《貓》,沒有想像中的那麼令人不適,不過親眼看到還真的是會說不出話來。老鼠幾隻並排站唱歌還好,一群蟑螂圍著好幾圈、還列隊又歌又舞就真的像邪教儀式了。

風靡全球的《》是倫敦西區和百老匯史上公演最久的音樂劇,這齣音樂劇於1981年在新倫敦劇院舉行首演,隨後連續公演了21年,並且獲得勞倫斯奧立佛獎和《標準晚報》獎最佳音樂劇獎的肯定。《》於1983年獲得七項百老匯東尼獎,包括最佳音樂劇,並且在百老匯上演了18年。這齣音樂劇自從1981年在倫敦首演以來,持續在全球各地公演,至今締造8千1百萬人次的觀賞紀錄,並以19種語言在50個國家演出。《》被公認是史上最成功的音樂劇之一。


根據詩人T·S·艾略特詩集《老負鼠的貓經》以及其他詩歌撰寫而成的音樂劇《》出自於英國最受歡迎卻也備受爭議的作曲家安德魯洛伊韋伯之手,於1981年5月11日於倫敦首演以來,迄今被翻譯成數十種語言在二十多個國家、三百多個城市演出,不僅歐美國家就連亞洲國家都可見到《》的足跡,當年《》於2003年首度在台灣國家戲劇院公演時,一連二十二場演出都是一票難求。這齣音樂劇被視為史上最成功的音樂劇之一,雖然不受評論家歡迎,可卻深受觀眾喜愛,自首演到拉下帷幕締造了不少紀錄,也創造出數首經典歌曲,其中一首由音樂劇名伶伊蓮佩姬所演唱的《Memory》更是紅透半邊天。《》在劇場界最高榮譽東尼獎上總計獲得七項大獎肯定,安德魯洛伊韋伯本人也拿下最佳導演,此外,他還迎娶了在《》裡飾演小貓Jemima的莎拉布萊曼為妻,可謂愛情事業兩得意。

安德魯洛伊韋伯後來在1998年曾推出過《》的錄影帶版本與DVD,並在許多電視台做播映,然真正將《》搬上大螢幕的,是以《王者之聲:宣戰時刻》榮獲奧斯卡最佳導演的湯姆霍伯。這其實不是他首次改編音樂劇,過去他就曾改編過法國作曲家克勞德米歇爾勳伯格與阿蘭鮑伯利共同創作、以維克多雨果同名小說為靈感的《悲慘世界》,該作同樣在獎季上收穫不少,安海瑟薇更囊括連同奧斯卡在內多座女配角獎。多數人肯定湯姆霍伯的場景與演員的調度能力、視覺與聽覺的雙重搭配運用,靠演員與技術來彌補自身的不足,只是這次他選擇改編的《CATS貓》卻慘遭滑鐵盧,從首支預告上線到正式上映後都被吐槽滿點,被罵最慘的就是「人臉貓身」的恐怖CG特效。

說實在話,或許是在映前就看了數篇外國媒體、影評評價,加上國外上映後環球影業緊急更換「改進視覺效果」的版本給各間戲院的「首例」,讓我給自己做好心理建設,不對這部作品抱持太多期待,就這樣進到戲院觀賞這部被諷為邪典電影的《》的緣故,實際看完電影我反而覺得還好,沒有想像中的那麼令人不適,唯二我個人比較有意見的,真的也是不少人提出來的,關於蟑螂還有老鼠同樣有人臉、甚至鏡頭還近距離的對在蟑螂的「身體上」、還有人臉貓吃蟑螂、蟑螂被彈飛往螢幕(觀眾這邊)這部分,以及最末同樣是音樂劇本就有的、可放在電影裡卻意圖使人不悅的說教橋段。蟑螂與老鼠有人臉是早有耳聞,不過親眼看到還真的是會說不出話來,說不上來的違和感,比主角貓群還不可思議,老鼠幾隻並排站唱歌還好,一群蟑螂圍著好幾圈、還列隊又歌又舞就真的像邪教儀式了。


湯姆霍伯執導的《》算是將音樂劇版「忠實的」搬上大螢幕,橋段設計、曲目編排幾乎都遵照著原版,除了將Jemima這角色刪去、改由法蘭契絲卡海沃德飾演的維多莉亞來擔起眾貓與葛莉絲貝拉的橋樑,並將她放到了算是主角的位置上增加其戲份、還創作了首新歌《Beautiful Ghost》,其他的和原版音樂劇沒有太多不同。以我自己來說,相較於《Memory》其他首曲目我是比較陌生的,所以在看的時候我是把這些擁有鮮明個性與特性的貓們的介紹歌當作是新的作品來聽,在沒有比較過原曲的前提下,我自己是認為這些歌是有趣的,從開場的《Jellicle Songs for Jellicle Cats》到連串介紹多位角色的歌曲、「甘比貓」珍妮安妮達《The Old Gumbie Cat》、「叛逆貓」朗湯塔格《The Rum Tum Tugger》、「鞋套貓」巴斯特佛瓊斯《Bustopher Jones》、以偷竊維生的「小偷貓夥伴」蒙格傑瑞與蘭波蒂瑟《Mungojerrie And Rumpelteazer》、「貓領袖」老杜特朗諾米《Old Deuteronomy》、「劇場貓」蓋斯《Gus-The Theatre Cat》、「鐵道貓」史基姆波夏克《Skimbleshanks-The Railway Cat》、「罪犯貓」麥卡維提和原版音樂劇裡是「母貓首領」的邦貝魯琳娜齊唱的《Macavity》、為激勵他信心希望他能將被帶走的老杜特朗諾米帶回來的「魔術貓」米斯托佛利《Mr. Mistoffelees》,以及過去曾是舞台明星如今卻不被接受的「高貴貓」葛莉絲貝拉的《Grizabella-The Glamour Cat》等,每個角色的唱法不同,配合該角故事與性格的編曲、舞蹈編排、場面設計,讓算是過多的角色都有時間被觀眾記住。

而兩首歌曲、新來的貓維多莉亞以年輕貓的角度唱出對葛莉絲貝拉的經歷之想法的《Beautiful Ghosts》,還有葛莉絲貝拉在維多莉亞的鼓勵下重新站在貓群中央、對著即將做出傑利可抉擇的老杜特朗諾米面前唱著自己心聲的經典名曲《Memory》,都在電影中起了關鍵作用。前者由泰勒絲與安德魯洛伊韋伯共同創作,雖成功入圍金球獎最佳歌曲,卻在日前剛公布的奧斯卡最佳原創歌曲短名單中意外跌出,被主人拋棄的維多莉亞無處可去,在這一年一度的特別夜裡,她參與了傑利可貓們的盛會,逐漸的和眾貓們打成一片,她終於在這裡找到了歸屬感,她從現在的葛莉絲貝拉身上感受到了那種「渴望被需要的感覺」,這和她是一樣的,感同身受的共鳴度透過歌曲傳遞而出,是這部《》的重要轉折,對於這首歌沒辦法角逐奧斯卡是有點可惜的。《Memory》就不需多說,珍妮佛哈德森的歌唱實力有目共賭,不和原版比較就這首歌的表現,當她唱到「Touch me, it is so easy to leave me...(靠近我,離開我太容易...)」時激昂又略帶哽咽的顫抖,在那個瞬間我是有被她打動到的。


如果不談論人臉貓身的獵奇特效,《》其實就是一部從舞台上被搬上大螢幕的歌舞片,我認為最大問題是湯姆霍伯「幾乎沒去改動這齣音樂劇」,由數首歌曲來推動主線劇情這方式在音樂劇是成立的,但成了電影就值得想想了。雖然我滿喜歡這些歌曲,可是並不代表我能承受這近兩小時的「聽覺轟炸」,如前面提到的,這些角色歌曲是劇情的「一部分」,是要這些角色唱出自己的歌來介紹自己、並同時爭取能被老杜特朗諾米選中升上九重天好獲得重生的機會,只是如此一來要把近十位的角色介紹完畢,就得把歌曲塞得很滿,於是乎整部電影幾乎是以五分鐘不到的間隔就唱一首歌,且都是完整的唱完,開始覺得有趣、久了就難免感到疲乏,一整個聽下來會陷入麻痺無感,真的是直到珍妮佛哈德森那首《Memory》我才回神。

除了曲曲串接稀釋掉本就單薄的劇情,少了必要的台詞銜接段與段之間,也令觀眾很難抓到電影脈絡,使得電影變成大型社團成發現場,以開場介紹、表演、主持人串場、表演、主持人串場、表演...然後主辦人做結語收尾,而茱蒂丹契飾演的老杜特朗諾米就是那個主辦人。此外,在最近就看到了環球影業在電影上映首周緊急將改進過特效的拷貝版本給各間戲院做更換、重映的消息,讓我在看的時候一直在注意每位人臉貓的手與腳,果然在幾幕特別明顯,是沒有被特效修掉的,例如飾演蓋斯的伊恩麥克連在曲畢手舉起來的時候,就很明顯是他套上毛外衣而已,他的手掌和袖口之間是有縫隙的,更別說還有其他地方。不是說不能套上毛外衣,而是既然都用CG特效將人臉與貓身融合,為何不乾脆弄個徹底?在已經習慣貓有著人臉這件事之後,又要被突如其來看見的「人類手掌」與「人類腳掌」嚇到出戲,然後再次懷疑這到底是貓還是人?幸好蟑螂與老鼠小到沒辦法確認到底有沒有人手,不然可能真的會做惡夢。

平心而論《》於歌與舞上非常精彩,可一旦加上劇情就會顯得單薄無力,人臉貓身的CG特效令畫面是華麗與詭異並存,要眾演員模仿貓的動作也很為難,特別是年紀最大的兩位,茱蒂丹契伊恩麥克連,前者尷尬的在最後面對著觀眾說教,後者則聽見他學貓叫心裡覺得一陣酸。忠於原版音樂劇是優點,不過與此同時這也是《》的缺點,沒有特別突出的表現,反而還被多此一舉又做不精的特效拖累,實在是非常可惜。

作者:老子(OldMan) 【老子不負責任電影文】

本期焦點-【v.738】 2019/1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