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眼eWeekly ﹥Content

黑幫老大,搞笑阿伯?超過半世紀的陪伴—勞勃狄尼洛


說到本週在話題金獎電影《小丑》有關鍵性演出的資深影帝勞勃狄尼洛,看他近年電影的觀眾,想到的可能是演搞笑片的阿伯。但從他出道就開始追片的影迷,腦中浮現的關鍵字絕對和黑幫、犯罪脫不了關係。本文從這兩大主題切入,細數他從影以來的有趣事蹟!

說到本週在話題金獎電影《小丑》有關鍵性演出的資深影帝勞勃狄尼洛,看他近年電影的觀眾,想到的可能是演搞笑片的阿伯。但從他出道就開始追片的影迷,腦中浮現的關鍵字絕對和「黑幫」、「犯罪」脫不了關係。因此,本文就從他「黑幫犯罪進化史」與「90年代後轉型進攻喜劇領域」的兩大主題切入,細數他從影以來的有趣事蹟!

勞勃狄尼洛1943年出生於美國紐約,皆為畫家的雙親是在繪畫課上認識的,不過在他兩歲時,父親表示自己是同性戀而結束這段婚姻。這位資深影帝本是個害羞的小男孩,10歲在【綠野仙蹤】(The Wonderful Wizard of Oz)以獅子一角登上舞台,表演使他變得比較不害羞,而電影也讓他著迷。因此他在16歲輟學,朝演戲之路邁進。

「黑幫犯罪進化史」Part 1:連動畫片也不錯過的長期合作夥伴馬丁史柯西斯

不記名演出的《曼哈頓的三間屋》(1965)是勞勃狄尼洛第一部上映的電影,之後在《戰鼓輕敲》(1973)飾演來日不多的棒球隊捕手,獲得紐約影評人協會的最佳男配角獎。接著是和馬丁史柯西斯開啟長期合作的第一部作品《殘酷大街》(1973),在片中詮釋街頭小混混的他,循序漸進地展開了黑幫犯罪進化史。

首次角逐奧斯卡影帝寶座,他是看盡都市夜裡腐敗與黑暗的《計程車司機》(1976),某天撞見一位雛妓,而在日復一日的跑車日子裡,找到他的使命—將她從皮條客手中救出來。《恐怖角》(1991)則褪去私刑正義的外衣,飾演因為其辯護律師隱瞞部分事實,而害他多坐幾年牢的前科犯。出獄便是復仇的開始,奧斯卡最佳男主角獎的提名紀錄再添一筆。

到了馬丁史柯西斯那部與《教父》同列影史最佳黑幫電影的《四海好傢伙》(1990),早在1974年憑著《教父II》擒下第一座小金人的他,已對黑幫角色駕輕就熟。演出經營賭場的《賭國風雲》(1995)之後,若不算勞勃狄尼洛連獻聲演出動畫片都要當老大、馬丁史柯西斯也有參一咖的《鯊魚黑幫》(2004),兩人這一別就是20多年。2019年才終於在片長超過三小時仍開出好評的《愛爾蘭人》重聚,這回他則是為黑幫工作的職業殺手。

「黑幫犯罪進化史」Part 2:其他導演也愛他,和艾爾帕西諾卻王不見王?

除了馬丁史柯西斯跟他合作愉快,試鏡《教父》時未能被選上,卻讓法蘭西斯柯波拉留下深刻印象,而拿下《教父II》年輕時期的教父維托柯里昂一角。在他到義大利西西里島住三個月、練出流利的西西里語,並精準模仿首集中馬龍白蘭度言行舉止的充分準備下,使他成為不少知名導演相中的黑幫電影人選。像是義大利西部片導演塞吉歐李昂尼的最後一部電影長片《四海兄弟》(1984)、昆汀塔倫提諾的《黑色終結令》(1997),以至盧貝松的《黑幫追殺令》(2013),勞勃狄尼洛式的黑幫風格,始終留存在不少影迷心中。

講完導演,還有他和艾爾帕西諾於《教父II》(1974)首次合作後,那一度被傳出王不見王的瑜亮情結。在《烈火悍將》(1995)裡,他當搶匪、艾爾帕西諾當警察,兩人竟能達到演對手戲時無須待在同個鏡頭內的境界。無論傳言是否為真,之後還是有在《世紀交鋒》(2008)當起警探搭檔,連馬丁史柯西斯的《愛爾蘭人》(2019)也同時網羅到這兩位巨星。

番外篇:不當老大也能挑戰奧斯卡!

闖蕩影壇已超過半世紀,如果拿手絕招只有當老大,肯定不夠用。因此,在勞勃狄尼洛的提議下,馬丁史柯西斯拍出改編自拳擊手傑克拉莫塔(Jake LaMotta)真實故事的《蠻牛》(1980)。又是練拳擊,又是為了演到老而增重27公斤,並將角色桀傲不遜、歇斯底里的鮮明個性詮釋得宜,終於讓他獲得奧斯卡影帝頭銜。

有趣的是,不只黑幫片,拳擊電影也很愛找他。他和以《洛基》系列走紅的席維斯史特龍一同演出60歲還重返擂台的《進擊的大佬》(2013),到了改編自另一位真實拳王羅伯特杜蘭(Roberto Duran)故事的《光榮擂台》(2016),則擔綱其教練的角色。

此外,他還有兩部入圍奧斯卡最佳男主角的作品:戲外和梅莉史翠普一起拒演電影,以力保癌症末期的約翰卡佐爾能參與演出的《越戰獵鹿人》(1978),戲裡他是越戰軍人;而沉睡30年的《睡人》(1990),他則在藥物的幫助下,奇蹟似甦醒。近年再以喜劇片《派特的幸福劇本》(2012)入圍最佳男配角獎,榮耀回歸奧斯卡殿堂。

「90年代後轉型進攻喜劇領域」:從「老大」系列展開,到《小丑》當悲劇被視為喜劇。

經過剛才番外篇的小插播,讓我們回到勞勃狄尼洛的第二條主要戲路,2013年讓他再度入圍奧斯卡的喜劇片。這類型的第一次,也是獻給老夥伴馬丁史柯西斯的《喜劇之王 (1983)》,但頻繁拍攝的時期則從「老大」系列展開。沒錯!又是老大。畢竟當時觀眾已習慣他當老大的模樣,再從老大下手,既可以留住老顧客,又能從角色本身創造反差的笑果,何樂不為?所以《老大靠邊閃》(1999)雄風不再的黑手黨老大,《老大慢半拍》(1999)意外中風的昔日英雄,就這麼接連誕生。

就算擺在家庭喜劇,對抗前世情人的一家之主也相當有看點,因而有了和班史提勒一對槓就是三集的《門當父不對》(2000)、《親家路窄》(2004)與《門當父不對之我才是老大》(2010)。《高年級實習生》(2015)有紳士風度的溫和實習生,擄獲許多觀眾的心。《阿公歐買尬》(2016)好色的阿公,則挑戰他此生的接片尺度。和大衛歐羅素三度合作,也以《派特的幸福劇本》(2012)、《翻轉幸福》(2015)兩度飾演主角的老爸,《瞞天大佈局》(2013)回歸老本行,當起經營賭場的黑手黨人物。

而這位在《喜劇之王 (1983)》裡卑躬屈膝也要當喜劇大師的郵差,到了榮獲威尼斯影展金獅獎的DC漫改電影《小丑》(2019),則反當起「小丑」亞瑟的偶像—知名脫口秀主持人。儘管戲份不多,但這個串起前後的關鍵性角色,如實反映大眾「只是開玩笑而已何必太認真」的心態,以及「旁觀者難免看不清全貌卻斷言批判」那複雜人性中的一面。雖然黑暗殘酷,卻也真實得震撼人心。

作者:Joanna

本期焦點-【v.726】 2019/1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