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眼eWeekly ﹥Content

《我和我的摔角家庭》:緊身衣肥皂劇。


《我和我的摔角家庭》談現實的殘酷,以柴克和莎拉雅兄妹做為對照組,《我和我的摔角家庭》沒有拍成《我和我的冠軍女兒》的熱血與激情,反而花很多篇幅描述奈特家庭成員各自的成長,無論舞台上或舞台下,我們都是自己人生的鬥士。

「別想成為下一個巨石強森,而要當第一個你自己。」

出身英國小鎮諾威治的奈特一家都是摔角手,兒子柴克從3歲起便愛上摔角運動,他的妹妹莎拉雅則在13歲那年踏上摔角舞台,兄妹倆的精采表現受到WWE賞識,獲選參加選拔賽,爭取前往美國NXT受訓的機會;然而,柴克意外落選,反倒是妹妹得到青睞;柴克對妹妹即將前往美國受訓感到開心卻也難掩失落與嫉妒,是否自己的才能真不如妹妹,永遠無法在夢想的WWE場上發光發熱?而外貌沒有其他女性選手突出的莎拉雅,面對艱辛的訓練課程與對自身的欠缺自信,會否阻礙她的發展?

「摔角就是穿著緊身衣的肥皂劇。」

我和我的摔角家庭》以柴克和莎拉雅兄妹做為對照組,擁有熱情卻不具備在鏡頭前散發明星魅力的柴克,必須面對殘酷現實,儘管付出百分之一百甚至兩百的努力,還是無法攀上顛峰,柴克得要學會接受每個人各有不同「位置」的現實;相反的,莎拉雅對於兄長有著歉意,對自己也不具信心,她一邊承受來自家人與朋友的期待,一邊掉入不安的陷阱:如果我不夠好該怎麼辦?如果我只想當個在小城鎮快樂玩摔角的人該怎麼辦?

我和我的摔角家庭》談現實的殘酷(不是每個人都能完成他的夢想),也講追夢過程必要付出的代價,同時讓柴克與莎拉雅的父母學會面對他們自身的問題,鼓勵孩子追夢,追的是父母的夢或是孩子的夢?身為父母的他們想要給孩子一個更好的出路,卻也不免藏有個人的貪婪與虛榮私心,孩子對名聲的過度渴望,多少反映了家庭教育(父母期待)對他們的影響。



「就算沒有百萬人為你歡呼,不代表你做的事情並不重要。」

我和我的摔角家庭》沒有拍成《我和我的冠軍女兒》的熱血與激情,反而花很多篇幅描述奈特家庭成員各自的成長,無論舞台上或舞台下,我們都是自己人生的鬥士(成就的高低不單來自外人肯定,更是自我內心的滿足感);《我和我的摔角家庭》的導演是我很喜歡的喜劇演員Stephen Merchant,他把電影拍的溫馨動人偶有幽默逗趣橋段,可惜我對影片的整體觀感仍舊偏向普通。

一,類似題材,我還是喜歡《華麗女子摔角聯盟》更多(影集畢竟能用更多的篇幅來建構角色血肉);二,每個人都說莎拉雅有一份獨特魅力是柴克所欠缺的,可是直到電影結束,我並未強烈感受到莎拉雅的特殊性(雖然她的裝扮和出身確實跟其他女性摔角手截然不同);三,影片的最終高潮對戰沒有讓我特別驚艷;四,我不是WWE迷,難以對電影投入太多感情,我想喜歡WWE的朋友會對片中出現的場景或客串演出的摔角大咖感到驚喜與開心吧。

最後,《我和我的摔角家庭》的演員表現可圈可點,看到城府很深的瑟曦(Lena Headey ),演出行徑誇張愛罵髒話直腸子通到底的母親一角有點驚喜;看到Vince Vaughn現身大銀幕也很開心,感覺他已經好多年沒有交出一部夠水準的佳作了。

(底下有雷與疑惑,請斟酌閱讀)

看完《我和我的摔角家庭》還是不懂WWE規則,莎拉雅為何可以擊敗前任麗人冠軍?這是事先安排好的結果,或是視現場觀眾反應而定呢?

作者:香功堂主 【香功堂】

相關文章


本期焦點-【v.701】 2019/04/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