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眼eWeekly ﹥Content

《小美》,迷失在城市裡的人。


黃榮昇導演塑造出了一個相當典型的社會邊緣人,用偽紀錄片的方式,透過人物專訪拼湊著一名失蹤少女的模樣,同時也勾勒出這座既給人希望又讓人墮落的城市輪廓,黃榮昇導演的創意巧思使得電影看來懸疑感十足,劇情推進的方式相當耐人尋味。

入圍今年台北電影獎「國際新導演競賽」,同時也是十部最佳劇情長片入圍之一的《小美》,是黃榮昇導演的首部劇情長片作品,請到《大佛普拉斯鍾孟宏導演助力監製,電影不只榮膺香港國際電影節的開幕片,更入圍今年柏林影展電影大觀單元,和其他17部來自世界各地的電影競爭最佳首部電影獎,過去時常拍攝廣告的黃榮昇導演,這次他用偽紀錄片的方式,透過人物專訪拼湊著一名失蹤少女的模樣,同時也勾勒出這座既給人希望又讓人墮落的城市輪廓,黃榮昇導演的創意巧思使得電影看來懸疑感十足,劇情推進的方式相當耐人尋味。

黃榮昇導演塑造出了一個相當典型的社會邊緣人,小美。她如同許多懷抱著夢想的青年,離開家鄉到外地打拼,似乎都以為在這繁華的城市裡,才有機會追逐到夢想,可她不知道的是,這座城市同時也正逐漸將她吞噬,在面對未來時的徬徨不安、無助,迫使她得尋求其它途徑作為宣洩、放鬆,於是我們知道了小美染上了毒癮,甚至偶爾會出現幻覺,在她不停傷害自己的過程裡,又有誰真正了解小美?當小美失蹤以後,觀眾看見了想記錄一切的某個人,找上了和小美有關係的幾個人,不論關係密切或是疏遠,有母親、哥哥、男友、前男友、房東、公司經理、服飾店老闆娘、甚至靈媒還有最後見到她身影的婚攝,他們用著自己的角度去解釋、然後還原印象裡的小美,他們都接觸到了小美,卻似乎沒人真正認識小美,最後當故事結束了,觀眾還是不知道小美去了哪裡、做了什麼。



「我很難過她還沒回來,甚至她連離回家的路還很久。」

在電影裡可以看見有人不懷好意接近小美,但也不乏有人對她釋出善意,但這些通通被小美推開,沒有人能走進小美的心房,即便是與她有血緣關係的母親也是,在火車上我們聽著母親的自白,身為母親不曉得女兒在哪聽來有些不應該,可某部分的我們卻也能夠理解,在人生每個不同階段裡,之於自己最重要的都有所不同,恰好在小美這個階段裡,「家庭」或許是被擺在最末位的,獲得同儕認同比什麼都來得重要,因此有些時候母親反而是最陌生的那一位。只是偏偏小美遇到的難關不只有這樣,不善交際令她在少了母親這個宣洩口後,卻也沒能找到其它人傾吐煩惱,長期一人在陌生環境裡生活,使小美越來越封閉自己,最終在仰賴藥物之餘,更創造出了不存在的朋友,也許帶她離開這裡的,就是它們也說不定。

小美》劇情其實稱不上撲朔迷離,只是透過人物訪談的方式,讓電影著上了神秘色彩,而「主角」小美出場沒有幾分鐘,從頭到尾都只見到她的影,她的真實樣貌觀眾難以窺見,偽紀錄片的形式,加上樣貌模糊的主角,黃榮昇導演運用這兩點,成功把觀眾帶進了故事裡,並且在不自覺將想和持攝影機的那個人,一同尋找失蹤了的小美。幾位演員均在導演給的有限空間裡做出最大發揮,讓每段訪談過程被填充到最滿,絲毫沒有任何一點冷場,在幾段裡我最喜歡巫建和、尹馨與柯淑勤這三段,在沒能靠肢體展現演技的時候,他們單靠著表情、語氣就能讓人感受到他們的情緒波動,甚至柯淑勤簡單撐著下巴,若有所思的神情,時而皺眉、時而平靜,都能強烈感受到她對於女兒小美又愛又恨又擔心又無奈的複雜情感。



「小美」其實就是我們每個人某部分的縮影,反射著心裡的那片灰,黃榮昇導演選擇最後留下一片空白,沒有給小美一個真正的故事結尾,沒人知道在這次的失蹤以後,她是會過得更好?還是依舊顛簸的走在往未來前進的道路上?甚至說還是人生就到此為止?沒人說得準,連導演自己也不曉得,因為在這個社會上存在著太多的「小美」,《小美》裡的小美不過就是其中之一而已,導演給我們看見了青少年對於人生的迷惘、找不到方向的惶恐,和身邊的人的疏離加快了向下墜的速度,而在墜落之後,又寄託著一絲對未來的美好展望,最後婚攝追逐著鏡頭底下的小美穿越隧道,接著失去了她的蹤跡,我們只能臆測著小美是否走出了困住自己的人生隧道、想像著她重見光明的模樣。

小美》在本屆金馬獎入圍了三項,最佳攝影、最佳原創歌曲以及原創電影音樂可說是實至名歸,確實在所有的獎項內《小美》能入圍的就是這三個,除了演員之外,攝影與配樂功不可沒,彼此相互搭配營造出了一種詭譎美感,讓這些零散的片段得以串接成一部完整的電影,個人滿希望《小美》能在原創電影音樂這項勝出,因為實在是太好聽了,雖然也很喜歡楊大正唱的《迴光》,但該獎不是《我們》就是《深無情》。

就像飾演房東的陳以文在台北電影節映後所說的,《小美》是部「沒有廢話的電影。」,沒有過多的瑣碎片段,而是相當精簡到位,作為首部劇情長片作品,黃榮昇導演的下一部令人期待。

作者:老子(OldMan) 【老子不負責任電影文】

本期焦點-【v.683】 2018/1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