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眼eWeekly ﹥Content

《我要復仇》貧病交迫天捉弄,私法正義誰得利?


全片透過韓國社會底層邊緣人在貧病交迫下的掙扎、勞資階級貧富落差的衝突、以暴制暴私法正義下的是非爭議,交織出一連串我本善良天意難測,冤冤相報命無常的人性悲歌,大家可以回顧他們年輕稚嫩的臉龐,詮釋出一段段讓人難以置信的命運輾轉。

預定2018年6月15日以三部曲形式,在台上映的韓國電影《我要復仇》(복수는나의것/Sympathy for Mr. Vengeance),2002年首映的《我要復仇》與2003年的《原罪犯》(올드보이/Oldboy)和2005年的《親切的金子》 (친절한 금자씨/Sympathy for Lady Vengeance),合稱「復仇三部曲」,是朴贊郁以「復仇」主題創作的系列電影,但三部電影情節各自獨立。

我要復仇》劇情轉折分秒捉弄著觀影者的身心極限,當年獲獎無數,受到包括 2002 釜山影評人協會最佳導演、最佳電影,與 2003 費城國際電影節最佳電影評審團大獎在內的國內外影展大獎肯定,也讓韓國名導朴贊郁跨出韓國,一舉成為國際大導演,由如今都在韓國影壇大放光彩的《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宋康昊、《惡女申河均、《駭人怪物裴斗娜與《華頤:吞噬怪物的孩子林志恩領銜主演,大家可以回顧16年前,他們年輕稚嫩的臉龐下,無法掩蓋的精湛演技,詮釋出一段段讓人難以置信生死無常的命運輾轉。


韓國電影《我要復仇》(복수는나의것/Sympathy for Mr. Vengeance),全片透過一位身處在韓國社會底層邊緣的聾啞人,儘管從小姐弟情深,在成長過程中兩人卻飽受了貧病交迫的折磨,一開始其實聾啞弟弟不捨姐姐,發了想幫姐姐治病的善念,卻怎麼也沒料到這樣的善念,到頭來卻延伸出一連串完全失控的劇情轉折,而聽不到聲音的天生障礙,已經讓他成長飽受困頓;卻不料也成了老天捉弄,影響整個人生轉折的致命關鍵。

首爾藝術大學廣播演藝系畢業科班出身,當年28歲出道四年的申河均,將片中天生失聰,後天飽受社會岐視的男主角柳,從一開始與姐姐女友相依為命,善良樂觀的天性,到中間飽受欺瞞,再到最後憤恨反撲的個性轉折,那種始終不向命運低頭,到終了卻又不得不低頭,慘遭上天無情捉弄的可憐邊緣人,詮釋得層次分明細膩感人,與如今片片都是票房保證,貴為國民影帝的宋康昊的對手戲雖不多,兩大影帝當年精彩的演技對決張力十足,在殘酷逼人直視的運鏡中,展現了兩個善良人內心慘遭命運捉弄的巨大反撲!

而片中也觸及了勞資階級貧富落差、以暴制暴私法正義的命題,這些對台灣觀眾並不陌生,特別是台灣最近所發生一連串明著強暴或街頭隨機殺人、暗著私刑報復事件,都跟電影中的故事發展,有著難以言喻的巧合呼應。




韓國電影《我要復仇》片中一幕幕表面看似殘忍弒命的血腥場面背後,卻給人一種我本善良奈何天的人性悲歌,全片點出了人性的良善與暗黑、命運的偶然與巧合,卻撞擊出讓人最難以接受的生死無常,讓人看到最後一幕,心情久久不能平復 !

看完《我要復仇》,讓我勾起第一次看到另一位同樣享譽國際韓國名導金基德,同樣在2002年上映的作品《只愛陌生人》(나쁜남자/Bad Guy,另譯「壞男孩」)的回憶,兩部電影都讓人看得觸目驚心,卻也對於人性,有著比常人更深刻鞭闢入裡的剖析,兩片同樣都顛覆了「善惡到頭終有報,人間正道是滄桑。」傳統因果報應的觀點。

我要復仇》片中好人與壞人的終極遭遇,點出了「好人不一定有好報」的命運吊詭,也打破了「壞人必有惡報」的必然律,片中人物命運的輾轉,一半是上天無形的無情捉弄,一半卻是個性使然的有意決定,進而衍生交織出最後讓人不勝噓唏的結局,身處在人性如此晦暗,世道又是如此灰澀難明的社會裡,我們又該如何避免上天與命運無情的捉弄呢?

本期焦點-【v.657】 2018/06/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