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眼eWeekly ﹥Content

《火花》- 歡迎來到開心的地獄


其實《火花》一點都不殘酷,因為這已成為某種普遍現狀,關於多數無法實現的夢想。相較於Netflix《火花》波岡一喜、林遣都的選角,不管是台上還是台下,只要一說話就會逗樂觀眾的渾然天成,皆出生於大阪的的桐谷健太與菅田將暉,兩人之間少了前者的匠氣,反而多了一層狂。

比起能夠在夜空中綻放的煙花,又有誰會去注意只是隨著炸藥冉冉迸出、消縱即逝的「火花」呢?即便一顆美麗的煙花,是由無數的火花發散構成,他們只是觀眾眼中萬中之一的微不足道。不是人人都能完成夢想,但是人人都能成為最美的火花,不管是綻放前還是消逝後,《火花》不是獻給追夢失敗的人們,而是對於他們致上無上的敬意。

改編自搞笑藝人又吉直樹獲得「芥川賞」的同名作品,《火花》描述以新人搞笑組合「火花二人組」在演藝圈出道,卻遲遲闖不出名堂的諧星德永(菅田將暉 飾演),在熱海煙火大會的活動上認識熱心的諧星前輩神谷(桐谷健太 飾演),主動提出「請收我為徒弟」的要求。神谷答應他的交換條件是「你要幫我寫傳記」,一段長達十年的青春物語就此展開…。

人類會推崇勇於追夢的人,卻往往在他們成功之前嗤之以鼻、落井下石,一如日劇《四重奏》松隆子面對陷入爭吵中的團員這麼說道,「我們就像《螞蟻與蟋蟀》裡的蟋蟀,雖然嘴上說想靠音樂活著,但我想各位心裡也已經有答案了,我們沒能成為可以靠做自己想做的事生存的那種人,我覺得沒能把喜歡的事情變成工作的人必須做出決擇,是要把它當作興趣,還是仍然把它當作夢想?把它當作興趣的螞蟻過的很幸福,但把它當作夢想的蟋蟀卻深陷泥沼。」

如果沒有能夠拿下冠軍的天賦,或是一出生的好笑程度便註定超越他人十場漫才的潛能,那麼所謂的「夢想」二字,是即便住在沒有衛浴的小套房也要死命撐住的堅持?亦或是放下夢想立地轉行的身外之物?《火花》細膩且寫實的現實面,來自於同樣是搞笑藝人出身的又吉直樹,如同人格分裂般的寫照,一針見血地描述演藝圈的生態、追逐夢想與現實間的拉扯。與其說這是一部關於「漫才」的作品,不如說是人類之於夢想與幸福之間,選擇努力工作好過冬的務實派,還是寧死也要活在當下的夢想派,哪一條生存方式的岔路。

其實《火花》一點都不殘酷,因為這已成為某種普遍現狀,關於多數無法實現的夢想。


從搞笑藝人轉行成電影導演的並非少數,北野武性愛狂想曲》、松本人志大日本人》、內村光良我們的交換日記》、品川祐漫才幫》、劇團一人青天霹靂》...透過「漫才」的笑梗多半是對於現實的觀察、裝傻與吐槽的苦中作樂,這些電影無不展現出漫才之於電影的喜感。而《我們的交換日記》可以說是《火花》的對照組,同樣是以搞笑藝人的奮鬥,呈現笑中帶淚的追夢之旅,透過交換日記、為對方寫人物傳記「文字所產下的文本」,作為台上與台下的借鏡,就連公園都成了兩部電影中最常出現的場景。除此之外,「木村文乃」也皆在2013《我們的交換日記》、2017《火花》飾演漫才師的女友(同居人),對比她從二線到一線演員的心路歷程,而當年的小出惠介也因為醜聞而暫退演藝圈,意外成為某種電影以外現實狀況的延伸。

我們的交換日記》著重於搭檔之間與現實的衝撞,與戲劇化的轉折,而《火花》則是透過一對前輩與後輩的組合,乃至於漫才師與大眾之間,綜觀演藝圈的寫實。


「我希望你永遠不要忘記我」

又吉直樹所寫的《火花》,可以看見許多太宰治《人間失格》的影子,大庭葉藏的空虛與社會的疏離,而「搞笑」則是他視之與他人連結的演技,而此一原形似乎也和《火花》的神谷與德永不謀而合。本片透過新人德谷,初入行的迷惘與拼勁,對比早已與大環境妥協的前輩神谷,當夢想派遇上理想主義者,與其說是相互碰撞與磨合,更像是一種現實的對照,現在與未來的對望。畢竟,不是人人都能在死後被電視台哀弔,讓世人永不忘記你的漫才梗。

這一對師徒關係,同時也是立體化演藝圈的規則,自傳代表每個藝人都不願被世人所遺忘的不安、吃飯時前輩買單是為了滿足自己身份的面子、吉祥寺是充滿夢想與藝術氣息的聚集地,就連兩人相遇的地方都在有昔日繁華商店街之稱的「熱海銀座」...


「應該全世界的諧星都有他認為超好笑的段子,但那ㄧ定要讓別人看到,如果努力怠懈的話,自己心中超好笑的東西,就會等於不存在了」

其實不管是哪個圈子,所謂的「主流」與「非主流」之間往往會被人貼上標籤,一旦地下樂團主流出道後,就會被批評向現實妥協、紅了就變了等標籤,這也成為某種矛盾,如果不成為大眾能接受的樣子,就無法被看到。而這樣的兩難,則是直接成為《火花》中的德永的「火花二人組」與神谷「傻瓜二人組」,前者迎合大眾換來的是小有名氣,後者是標新立異卻慘遭批評不是漫才。電影最後的爆發點,無法做到迎合大眾的神谷,只剩下模仿這條不歸路。或許演藝圈並沒有百分之百成功的方法,「你終究無法無視大眾的想法」多數的追夢者能顛覆的往往只有努力就會成功這句話。

從德永的搭檔對著牆上《神龍足球》的海報說著「好想成名啊」,他們始終只能站在公園練習漫才,電線桿彷彿成為他們的麥克風,而牆壁上的海報也從續集換成了完結篇,火花二人組的演藝之路也畫下句點。


「我們來東京之後,一直住在沒有衛浴的小套房」

在日本,搞笑藝人的地位其實非常高,不管是主持、演戲、綜藝節目、代言皆能看見他們的身影,但是收入卻呈現M型化的兩極,通告滿滿的當紅諧星年收可以到上億日圓,小咖藝人多半有一份兼職打工才能維持生計。套用馬斯洛的需求金字塔,在無法滿足最底層的生理、安全需求,又怎能達到最上層的自我實現呢?

火花》看似血淋淋的拆解演藝圈的殘酷,仍是加入溫和的節奏中和,一如「不能被嘲笑,卻要逗人笑」的真理,面對德永的姊姊努力學會彈鋼琴的故事,無不是在告訴觀眾,不能同情、難過地看著在為夢想而努力付出的人們,反而應該笑著在他們背後支持,「因為他正在努力著!」英國登山家馬諾里曾說,「為什麼要去爬山?因為山在那裡。」來到本片則成為因為那裡有屁股,所以即便我的職業不是漫才師,也終身是一名漫才師。


相較於Netflix《火花波岡一喜林遣都的選角,不管是台上還是台下,只要一說話就會逗樂觀眾的渾然天成,且皆出生於大阪的的桐谷健太菅田將暉,兩人之間少了前者的匠氣,反而多了一層狂。同樣是在演藝圈載浮載沈多年的桐谷健太,亦或是初出茅廬逐漸爆紅的菅田將暉,兩人之間對戲的火花,其實便也足以蓋過整部電影的風采。

火花》小說封面的介紹詞寫著「實際上我們的聲音小得可憐,只有認真想聽的人才聽得見」,一如此作最經典的開場,在煙火大會上表演漫才,面對龐大且魅力的煙火,其爆炸的聲音完全蓋過渺小的漫才師。然而,即使無法成為眾所矚目的煙火,不起眼的火花便也足以證明人們努力、堅持過的軌跡,歡迎來到「開心的地獄」。

本期焦點-【v.645】 2018/0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