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眼eWeekly ﹥Content

藍祖蔚專欄《以你的名字呼喚我》:物


你不會忘記那年夏天,你不會忘記他的襯衫,你不會忘記他們胸前的六芒星,不管是編劇詹姆士艾佛利或者導演盧卡格達戈尼諾,都懂得用小物件書寫愛情。

或許我該以《Summer of '42》書寫《以你的名字呼喚我》(Call Me By Your Name)。

一切源自《往事如煙 (1971)》(Summer of '42),一位少男的愛情探索;《以你的名字呼喚我》則是兩位男孩的那年夏天。

Elio從Oliver身上注意到兩件物件:那件藍色襯衫,以及胸口的六芒星象鍊。

就在Oliver即將結束義大利假期的時刻,Elio要求Oliver留下那件襯衫,並且就穿起襯衫,快樂地在莊園中奔跑著.......

你知道,那就是愛情。


襯衫有Oliver的氣味,有也一見驚心的激動,更是他一生懸命的愛慕。Elio願意讓Oliver這樣包覆著。

襯衫寄情,《斷背山》也有相似的處理。艾尼斯在傑克往生後,才去拜訪他家,然後在衣櫃裡發現了一件藍色牛仔上衣,裡面還掛了一件帶有血漬的格紋襯衫。

那是他們在下山前,最後一次糾纏扭打的紀念品。為什麼要打架?兩人都說不清楚。不捨,或許;不要,或許......

重要的是傑克藏起了這件帶有艾尼斯血痕的襯衫,沒有清洗,一直掛著。為什麼?答案只要艾尼斯懂,就夠了。那一天, Oliver同樣沒多說話,就把襯衫掛在Elio的床前。

我喜歡這種不多言語的行動。

Elio與Oliver第一次共進早餐時,就注意到Oliver胸口前掛著的那個六芒星項鍊。

你在《辛德勒的名單》、《美麗人生》......還有《索爾之子》都看過的六芒星。它又稱大衛星,是猶太人的印記符號。

Elio與Oliver都是猶太人,一位隱性,一位顯性。看見Oliver這般大剌剌地把六芒星掛在胸口,Elio開始思考起他們家的「低調」。

猶太曾經被排擠,遭迫害,「低調」與「隱諱」有其必要,但也可以轉借來註記「低調」與「隱諱」的同志戀情。

接下來,Elio伸手觸摸了Oliver的六芒星;接下來,Elio也在胸口掛上了大衛星。

懂的人就懂了。我喜歡這種不多言語的書寫。

作者:藍祖蔚 【藍色電影夢】

相關文章


本期焦點-【v.638】 2018/0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