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眼eWeekly ﹥Content

《分貝人生》,日子再苦再酸,依舊得過。


《分貝人生》以馬來西亞社會底層人物為眼,拍出了底層人物的悲歌,以小代大,以陳澤耀所面臨的處境,去反映整個馬來西亞社會景況,各種令百姓不解、困惑的制度。陳澤耀成功詮釋生活在社會底層的小人物,各種情緒轉換順暢自然,表現相當亮眼。

寫這篇文已經是在金馬獎頒獎典禮後了,雖然早在影展就已看過《分貝人生》,但還是拖到了現在才寫。於今年金馬獎入圍兩項的《分貝人生》,在最佳攝影敗給《大佛普拉斯》,於最佳新導演則輸給了黃信堯(《大佛普拉斯》導演),只能說很可惜碰上來勢洶洶的《大佛普拉斯》,不然我自己是滿樂見陳勝吉得到最佳新導演,單論作品質量來說,攤開幾位新導演的作品,即使黃信堯不參戰,獎座可能也是會頒給《強尼‧凱克》的黃熙,只有他能把電影拍的如此樸實真摯,貼近每個觀眾的生活,如同一杯醇酒一飲下肚,滑順過喉通體舒暢。《川流之島》、《老獸》則都是故事性極強的劇本,以尹馨涂們為中心向外發展劇情,幾乎可說是靠兩人強勁有力的演技,去成功使觀眾信服這故事。陳勝吉不一樣的是,他以小代大,以陳澤耀所面臨的處境,去反映整個馬來西亞社會景況,各種令百姓不解、困惑的制度。

「分貝」人生,分與貝合起來就是個「貧」字,這是陳勝吉導演的巧思,同時也是用以點出馬來西亞人民的窘況,貧富差距惡化。有錢的人靠著各種管道越賺越多,本就不富裕的因生活成本提高,卻依舊只能打零工賺錢,發展機會不大導致生活品質反而下降,貧富差距越來越嚴重。除此之外,我自己是認為,分貝一詞意指度量聲音強度,既然如此分貝人生是否能解釋為「貧窮人民的吶喊」?只是這個吶喊不論再怎樣聲嘶力竭、喊到喉嚨沙啞,依舊沒人聽見,所以電影的最後才會做這樣安排,無奈、無助、徬徨、迷惘,有種「啊,再怎樣糟糕,生活還是得過,不如就繼續往前開吧,看會到哪。」的蒼涼感,當然或許也是我自己的腦補,不過把這部片名多想幾層意思,是也滿有趣的。



分貝人生》開頭便讓主角阿強為了取水爬上水塔,但當他進入水塔後便發現裡頭一滴水也不剩,如同暗示他後來遇事卻面臨到得不到社會資源的窘境,努力想往上爬,可到頭來卻是空歡喜一場。在他住的社區水車鮮少會到,為了解決缺水問題,阿強只好到外頭找尋水資源,偷偷地帶著大小容器去「偷」水,電影沒有明說,不過觀察後便可發現,只要能夠讓他們一家三口過生活,「偷」這件事對阿強來說不痛也不癢,一如他偷水、與朋友輪流把風竊取路邊車內財物,或者他竊取打工機車行零件轉賣,即便被開除也不在乎,因為他要生活。在沒有學經歷的情況下,很少人願意錄用阿強,家中經濟來源僅剩罹患精神病母親偶爾接的做衣零工,但母親狀況不穩時常拖欠鄰居貨品,於是阿強必須得在照顧母親與妹妹惠珊的同時,又得想辦法去讓這個家撐下去。

在惠姍生日那天,阿強和兩位死黨騎著車載著她去買蛋糕,本想一起去海邊慶生但後來作罷,在騎車回家的路上阿強和惠姍遭到一輛跑車追撞。當阿強清醒後人已經在醫院,他幸運活了下來,可惠珊卻離開了人世,想去見妹妹最後一面卻遭拒絕,護理師表示要有能夠證明兩人是親屬的證明,例如出生證明(報生紙),心急如焚的阿強回家後發狂似地翻箱倒櫃找尋報生紙,可由於惠珊是孤兒自然沒有這種東西,悲傷與憤怒來到最高點,阿強把怒氣發洩在母親立君以及提議去買蛋糕的死黨身上,最後更跑去醫院鬧事,而在稍微冷靜過後,朋友告訴阿強一個可以製作假報生紙的人,他們於是前去拜訪並拜託對方幫忙,但對方卻開出一個他們拿不出的金額,阿強等人四處籌錢依舊籌不到,是在說服立君後才湊到錢,準備要去製作報生紙的途中,阿強意外碰見那輛撞死惠珊的跑車,動手將跑車砸爛後他隨即遭到警方逮捕,後再小川幫助下才得以走出警局。

相當疼愛惠珊的小川告訴他她會去請求議員協助,好不容易重燃起希望的阿強,在看到小川雖帶著他們參加聚會,卻沒有表現出要幫他們的樣子時,阿強決定還是靠自己,於是他又和死黨去偷車,準備將車子拿去變賣,沒想到他們卻撞上了一位機車騎士,眼看騎士倒地不起,車上三人震驚不已,待回神後他們已經駕車逃逸,開到停車場停妥後決定逃走,原本阿強也打算離開,但後來他想到了什麼,轉身回去車上將車開走,回到了巷子口看見母親等在路邊,他要母親坐上車,拿在聚會上打包的飯菜給她吃,此時天空開始下雨,阿強打開雨刷,開著車,和母親繼續向前駛去...



分貝人生》以馬來西亞社會底層人物為眼,拍出了底層人物的悲歌,更令人難受的是,陳勝吉導演安排了這樣的劇情、並給了阿強一個罹患精神病的母親,讓他在遇事後,面對往後日子的各種情緒更為複雜,而最後他開著車載著母親出去,反而變得相當平靜,這是種無奈,也是種豁達,就像許許多多的馬來西亞人一樣,即便對這樣的社會放棄,可地球依舊在轉,日子依然得過,人生終究還是得找個出口,不是嗎?

陳勝吉導演於映後座談時提到,有人會想問說為什麼阿強不找警察協助?他解釋說,因為馬來西亞人從小就被教育不要太相信警察,以至於碰到很多狀況,他們不太會去找警察協助,這樣聽來很莫名其妙,畢竟遇到事情當然就是要找警察幫忙啊,不過仔細想想,這樣的理由不是沒有可能,陳勝吉導演本就想透過《分貝人生》,反映出許多馬來西亞莫名其妙的現象,就好比2014年吉隆坡突然無預警停水2個禮拜,沒有任何告知與解釋,如此弔詭的事對馬來西亞人民來說似乎已習以為常,可這個「習以為常」反而才是最莫名其妙的事。幾乎只拍賀歲片和鬼片的國家,陳勝吉導演願意成為真正拍出「馬來西亞電影」的導演值得鼓勵。

陳澤耀成功詮釋生活在社會底層的小人物,各種情緒轉換順暢自然,從憤怒失控到徬徨迷惘,最後再成平靜看淡,演技層次分明,力道不會過猛刻意,表現相當亮眼。而張艾嘉同樣讓人印象深刻,演活罹患精神病的母親一角,戲份不多不少剛剛好,具畫龍點睛之效,沒能入圍女配角相當可惜,只能說今年對手都太強,看得出她為了電影做足功課,努力學習馬來西亞人獨特腔調,不仔細去計較其實會被她騙過去,但如果硬要去講,她還是和真的馬來西亞人講話口音不太一樣,此外,忘記在哪裡看到,馬來西亞人念「了」這個字是不發ㄌㄜ的音,而是都發ㄌ一ㄠˇ的音,吃飯了(ㄌ一ㄠˇ)、我要去睡了(ㄌ一ㄠˇ)等等,張艾嘉也有注意到這點,不過最後那一場戲,她卻說出了「下雨了(ㄌㄜ)」還一連兩次,有點讓前面的努力功虧一簣的感覺,是我自己覺得小小可惜的部分。

最後的最後,陳勝吉導演今年又以《風和日麗》企劃奪下今年金馬創投會議的百萬首獎,創作實力不容小覷,令人期待未來發展,祝他能成為金馬常勝軍。



車志立-《漂流

作者:老子(OldMan) 【老子不負責任電影文】

本期焦點-【v.631】 2017/1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