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眼eWeekly ﹥Content

《親愛的外人》人哪有需要婚姻?


《親愛的外人》故事結構看似複雜實則簡單,簡單的是每個人面對家庭所必須付出的專注與心力、複雜的是人終究是感情的動物,在愈來愈難抓取家庭親情的時代裡,還是會有如澤田那般崇尚個人自由的人,因為結婚才了解離婚;也如田中,因為離婚才了解結婚。

  我蠻震撼的,對於《親愛的外人》(幼な子われらに生まれ),也沒料到電影的後座力那麼強。


  《親愛的外人》故事結構看似複雜實則簡單,簡單的是每個人面對家庭所必須付出的專注與心力、複雜的是人終究是有感情的動物,無論如何都很難把別人的孩子視如己出,即便能做的都盡力做了,血濃於水的親情到底是誰都取代不了的存在,只是那並非百分百,在愈來愈難抓取家庭親情的時代裡,還是會有如澤田那般崇尚個人自由的人,因為結婚才了解離婚;也如田中,因為離婚才了解結婚。

  只是,人真的需要婚姻嗎?

  結婚,是為了讓我們之間更好?

  如果共組家庭的最終會拆成兩個家庭,是什麼樣的詭譎?


  我相信任何選擇結婚的伴侶,許下願意之際沒人會去料想彼此最後將各自走向別處,只是生命的變化往往出乎意料,這條路不見得只有一條大道,可能在某個時候岔路就會慢慢形成。田中遇到奈苗後決定再次走入婚姻,即便奈苗帶著兩個小孩,對男人來說,女兒畢竟是甜心,於是他將小薰與惠理子當成自己女兒養育,即便如此,田中仍未放下與前妻生的女兒沙織。


  就田中來說,對沙織的愧欠太多,他想在新家庭扮演好先生、更想在往昔時光裡飾演好父親,那是無法圓滿的遺憾,一年四次的碰面機會太少了、也太重要了,他無法陪伴沙織成長,只能在遠方默默給予支持和關注,可是小薰說的也無法否認,為什麼他就能那麼自私去見女兒,而小薰卻無法見到自己的親生父親?

  奈苗當然是恐懼的,經歷家暴的陰影,她多想這輩子再也不要跟那個男人扯上關係,遑論女兒想爸爸。


  田中選擇再婚、奈苗選擇再嫁、澤田選擇自己過生活、友佳選擇跟另一個男人重新生活……大人們都有自己的選擇,孩子卻半句話都說不出來,小薰想念父親的出發點與沙織想念父親的意念類似,卻也有著巨大不同,只是不可能完滿的,這個混亂的社會。

  混亂嗎?為了自己的幸福而去做的改變,怎麼會混亂了呢?


  田中和前妻友佳的對話足以觸動許多人內心感受,我以為這個男人是自私的,他想要大家都好,但現實本來就不可能每個人都得到想要的幸福,於是有意無意的,他滿足了自己的想像,然後忽略身邊人的感受,友佳如此、奈苗亦如,然後為了支撐這個即將支離破碎的家,他吞下所有困難與彆扭,直到爆發。

  誰跟誰是家人?家人的定義是怎樣?住在同一個屋簷下就能稱為家人了嗎?


  整部電影都在每個人的立場與心事交錯,過去的雖然是過去了,總也有些情緒無法了結,每個人都在後悔當初的決定,每個人也都在質疑現在究竟有何意義,既成的事實就是隨著歲月河流前行,停不下來也阻止不了,只因彼此是家人,卻也只為了互相傷害?


  我第一次給淺野忠信那看似平淡的演技懾服,或許他就適合那種角色、或許他就能演那般處境,也或許他就是那樣的人,一邊讓我覺得他很自私又一邊讓我覺得那是壓抑習慣了的男人無法逃脫的窠臼,是吧?講出來幹嘛呢?反正有些事情做都做了,改變不了也來不及改變,我們今後還有很多機會可以後悔,只是一切都已太遲。


  你沒有後悔的事情嗎?譬如,當個親愛的外人?

作者:幕後黑手 【黑手黨】

本期焦點-【v.628】 2017/1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