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眼eWeekly ﹥Content

《水底情深》:因為你(愛)包圍著我。


《水底情深》用一則人類與人魚的奇幻愛情故事,講述世界的醜惡,無所不在的剝削壓迫與歧視,也感傷於想像中的美麗愛情,常常因為現實人心的醜惡而變得酸臭。最讓我難忘的演出,莫過於飾演伊莉莎的莎莉霍金斯,小小身軀蘊藏著巨大的樂觀希望與愛能量。

就像大半的童話故事,總有個聲線溫暖的旁白拉開序幕。他說:「這是一個關於愛以及失去的故事,也是關於試圖摧毀這一切的怪物的故事。」,只是,怪物是誰?

清潔女工伊莉莎是個孤兒,自幼脖子上便有三道傷痕損及聲帶,導致她無法言語;善良的伊莉莎過著日復一日的規律生活,起床,煮蛋,準備三明治,上班,下班,與鄰居嘉爾聊天等等;她的生活沒有太多改變,直到研究室運來一隻奇妙生物,來自南美洲的人魚,她對他有好奇與憐憫與疼惜與....同類感,或許因為這隻人魚跟她一樣,都被生活所困無處逃脫、或許因為他們都說著與普羅大眾不同的話語,而感到寂寞與孤單;伊莉莎常找機會接近人魚,分享她對音樂與生活的熱情,直到她偶然聽見美國軍方準備解剖人魚研究他的身體構造,伊莉莎決定展開救援計畫.....。

「我在他眼中沒有缺陷,沒有任何不同,他看到的是我,我這個人。」

水底情深》的劇情不算特別,大約是湯姆漢克斯主演的《美人魚》(人魚與人類的愛情故事)碰上《鐵巨人》(冷戰時期的美蘇競賽)碰上《樂來越愛你》(老派的浪漫情懷)碰上《羊男的迷宮》(童話故事或是被修飾過的現實故事)的綜合;但,我好喜歡《水底情深》,它的美術就跟Guillermo del Toro導演過往作品一樣,強大的不像話、它的視效之於影片是加分效果而非搶過鋒頭、它的配樂復古動聽(配樂出自我很愛的Alexandre Desplat之手)、它的演員群戲整齊,飾演人魚的Doug Jones,從《地獄怪客》到《水底情深》,詮釋起水底生物,總帶有一份優雅的紳士風格、飾演同志鄰居嘉爾的Richard Jenkins和飾演伊莉莎同事瑟達的Octavia Spencer,有著討喜襯職的演出、飾演研究室保全主任史崔克倫的Michael Shannon,一直以來都很擅長演出這類具威脅性的壓迫角色,而且每次都演的讓人印象深刻、飾演關鍵角色霍夫斯特勒博士的Michael Stuhlbarg,他好適合演出這類懷有秘密的角色喔,《以你的名字呼喚我》如此,《水底情深》亦是如此;《水底情深》最讓我難忘的演出,莫過於飾演伊莉莎的Sally Hawkins,小小身軀蘊藏著巨大的樂觀希望與愛能量,她在《水底情深》的表演比起《茉迪的彩色小屋》又更觸動我心,若說今年奧斯卡男主角我私心想要頒給《以你的名字呼喚我》的Timothée Chalamet,那麼女主角部分,就是Sally Hawkins了。



「如果我們什麼都不做,我們也不是人。」

我愛《水底情深》用一則人類與人魚的奇幻愛情故事,講述世界的醜惡,無所不在的剝削壓迫與歧視、講述邊緣人與弱勢者,找不到心靈依靠的港灣,只能苦吞著寂寞與哀傷、講述青春、純真、對科學的敬畏和想像,如何遭人類的貪婪與私心所吞噬(「我們不需要學習,我們需要美國佬學不到東西」)、講述人們或許說著相同的語言,但內心語言卻是南轅北轍的悲哀;我愛嘉爾與餐館老闆的愛情故事,每一塊吃不完的派,都是一份期待,卻也感傷於想像中的美麗愛情,常常因為現實人心的醜惡而變得酸臭、我愛霍夫斯特勒博士和伊莉莎跨越國族與階級的情誼(諷刺的是,他們反而不被說著相同語言的同胞所信任),一如伊莉莎與人魚無需依賴言語,便能心神領會彼此純粹的善意與真摯的情感;我也愛片中一場美到不行的歌舞場面,從無聲到有聲再回到無聲,道盡伊莉莎想表達愛意卻又擔心對方聽不見她心聲的急切心情。

水底情深》是一部溫柔到讓人稍感心痛的作品,在這個暴力恐攻頻傳,人與人國與國之間的信任所剩無幾,移民與種族與歧視問題層出不窮、網路時刻充斥著不同意見者的彼此叫囂與嘲弄等等,《水底情深》的推出,像是要提醒銀幕外的觀眾,如果我們的內心只有鄙視與仇恨,那麼人魚在我們眼中,就會如史崔克倫所見,是個醜惡兇狠的怪物,如果我們內心能夠保有一份良善,也許我們會像伊莉莎或嘉爾一樣,看見人魚(與我不同者)的美麗與獨特;想來,史崔克倫和伊莉莎其實是一體的兩面,史崔克倫(或美國與蘇聯官員)代表的是人性的黑暗面,為求生存(更好的物質生活更大的權力)而喪失愛的能力(認為愛是一種軟弱的表現),而伊莉莎(與她的朋友們)代表的是人的光明面,為讓世界變得更好,擴張了愛的邊界。

(底下會提及關鍵劇情,請斟酌閱讀)



水底情深》結局,伊莉莎和人魚是否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Guillermo del Toro導演用一首詩為影片作結:「我觸不到你的形狀,因為你(愛)包圍著我」,彷彿是導演對銀幕內外世界的期許(喊話),希望這個世界可以被愛緊緊擁抱與包圍著;然而,從片中不斷出現的老電影老音樂,我們又能深刻感受到導演對於「逝去」的焦慮,青春不再、純真不再、老式情懷不再,不禁要想,導演對於身處的世界的可能走向,是否有些悲觀?表面上,伊莉莎和人魚遁入水中,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但影片並未講明伊莉莎的最終結果,它有可能像《羊男的迷宮》一樣,只是一則「童話故事」,亦即幸福快樂的未來並不存在,劇中角色/觀眾只能在童話故事裡找到安慰;就算伊莉莎確實因為人魚的能力而獲救,但原本拒絕跟人魚一起離去的伊莉莎,因著人類暴行被迫離開她身處的世界,不也暗示導演認為伊莉莎無法在陸地(人類世界)找到幸福,水底世界(死亡,另一個世界),才是她的出口?然後我想起伊莉莎腳上那雙帶有夢想與希望意味的紅舞鞋,電影尾聲,落入水中的她一支紅舞鞋脫落另一支則仍穿在腳上,一部分的夢想與希望已經死去,還有一部分的夢想與希望依然在伊莉莎的腳上,所以伊莉莎的「未來」會是悲劇或是喜劇?《水底情深》的故事時空是過去,銀幕外看著電影的我們(觀眾)是劇中人物的未來,身在未來的我們(觀眾),會用怎樣的方式「說完/決定」這個故事(世界)的結局?

另外,一支紅舞鞋脫落一支紅舞鞋仍在伊莉莎腳上,也有著伊莉莎既是人魚也是人類的雙重身份吧。

水底情深》有愛情、有驚悚、有人性光輝、也有浪漫的創意想像(裝滿水的浴室與伊莉莎脖子傷痕的異變都好感人喔),從導演到美術到演員,每一個環節都做的傑出與到位,Guillermo del Toro導演揮別《環太平洋》和《腥紅山莊》低潮,找回《羊男的迷宮》的手感,如無意外,《水底情深》應該會是明年奧斯卡獎季的熱門大作,除了希望Sally Hawkins可以順利拿下影后獎外,我也好奇這部溫馨動人的奇幻大作,有沒有機會攻上最佳影片?

小補充:
我很喜歡嘉爾這個角色,本是廣告設計的嘉爾,因為攝影作品日漸流行,使得他的畫作不再受到客戶歡迎,即使嘉爾一直持續不斷創作,一直堅信:「這是我最好的作品」,但客戶的反應卻不如預期,說他退了流行不再被需要,嘉爾感嘆時間/科技跑太快,而念舊(堅持老派情懷)的他對新時代感到力不從心,覺得自己就要被這個世界所淘汰,不知為何,觀賞《水底情深》時,我一直揣想著嘉爾一角是否有著Guillermo del Toro導演的心情投射?

作者:香功堂主 【香功堂!!】

本期焦點-【v.628】 2017/1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