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眼eWeekly ﹥Content

連續鋸-奪魂鋸:遊戲重啟


我們總是不懂為何約翰要花費這麼多的時間、金錢以及心力去製作這些機關,那些刻意的大費周章如今都不重要了,畢竟傑森、佛萊迪、恰吉以及麥克邁爾斯都能一再復活,《奪魂鋸:遊戲重啟》跟影迷呼籲,我們回來了,繼續進入拼圖殺人魔的陷阱世界吧。

總算是一種自然而然的鄉愁,《奪魂鋸》從2004年開始成為經典,你我都無法遺忘那震懾人心的最後一段,原本以為是擺放道具用的死者突然起身,時光不斷插敘回溯,那一個看起來最無力卻舉足輕重的角色竟才是幕後真兇,自此奠定了「拼圖殺人魔」的地位,那此後就算約翰克萊默這一個年近古稀之年的老人怎樣做怪,詭異的是整個美國的警察竟拿他一點辦法也沒有。

奪魂鋸》從第一集開始延續驚悚況味,總算在《奪魂鋸3》的時候讓約翰克萊默慘死,連帶讓那個不受教的叛徒徒弟亞曼達一起死,故事似乎已經結束。

咦,其實還沒有。

隨後的菲利浦警探、高登醫生都是接班人,但故事已經畫下終章,拼圖殺人魔的案件已經終結多年,此時卻又發生約翰可能未死,遺體消失、活體血液殘留犯罪現場,這人原來還在。

雖然這一個七十歲的老人可能還活著,我們總是不懂為何約翰要花費這麼多的時間、金錢以及心力去製作這些機關,外加要買下多棟房地產,坪數極大的數間工廠、農舍及別墅,才能完成他的殺人計畫。

那些刻意的大費周章如今都不重要了,畢竟傑森、佛萊迪、恰吉以及麥克邁爾斯都能一再復活,這個資產雄厚的老先生努力花錢在殺人這一件事,似乎也已經不足為奇。


奪魂鋸:遊戲重啟》光是讓一名逃犯透過對講機,怯弱說出:「遊戲...開始了...」對我這個當初每年都要朝聖《奪魂鋸》的影迷而言,真有如初戀一般的悸動,遊戲真的開始了,那些曾在我喜愛恐怖片裡面久留的約翰老先生,這一回真的回來了。

有趣的是,《奪魂鋸:遊戲重啟》採用的是前傳,也是後篇,故事設定在《奪魂鋸3》的10年後(因為說約翰已死了10年),也大概是《奪魂鋸7》的六、七年後,約翰疑似再度登場興風作浪,警察們卻永遠貫徹著電影一開始「單槍匹馬」直闖敵營的傳統,不像先前的《奪魂鋸》系列一口氣讓菲利浦警探單槍匹馬殺掉一整隊警察(這根本是《第一滴血》系列了吧???),回歸原始的純樸,這才是好事。

奪魂鋸》的機關算老套,這幾年下來看過更多重口味電影,我只覺得除了雷射光砍頭開花那段比較有新意,其他的電鋸割肉、鎖鏈上吊、砍斷小腿、人肉螺旋機以及子彈暴頭都算是有以往機關的影子,但總是沒有關係,《奪魂鋸:遊戲重啟》充滿一種鄉愁感,跟影迷呼籲,我們回來了,繼續進入拼圖殺人魔的陷阱世界吧。

曾執導過燒腦神片《超時空攔截》的史派瑞兄弟擅長時間上的魔幻剪輯,只可惜《奪魂鋸:遊戲重啟》一些設定的原罪,倒是讓他們也沒辦法大展身手。


我倒是還蠻喜歡最後兇手的定義,曾遇過伊拉克戰爭的法醫羅根,在歷劫歸來之後成為約翰的首位隱藏版入門弟子,的確是首位,因為片尾羅根與約翰所做的面具是給下一位亞曼達所配戴的,當所有的接班人似乎都死去之後,「拼圖殺人魔」變成宗教,大多是狂熱追隨者,卻沒有人真正實踐。

實踐的卻只有羅根,他用了10年前自己深陷的陷阱來執行他的復仇,只用了當年的師傅那一句「我為死者發聲」,但我卻感覺到一種「我很想念他」,是啊,我們這群恐怖片影迷也都很想念約翰,從來不是因為他是正義使者,也不是因為他為死者發聲。

單純就只是因為他那些殺人手法很酷,就這樣,所以我們都想念他。

歡迎回來,約翰。

作者:白色豆腐蛋糕 【白色豆腐蛋糕】

本期焦點-【v.628】 2017/1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