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眼eWeekly ﹥Content

《聖鹿之死》- 尤格藍西莫的社會實驗


尤格藍西莫採用了一種哲學辯證的現實主義手法,去諷刺那些不切實際的現象,在電影中做社會實驗。妮可基嫚在片中擔任質疑這一切荒謬的關鍵視角,柯林法洛維持一貫的水準,看得出來他在繼《單身動物園》後,又被尤格藍西莫惡整了一波。

這次高雄電影節搶先問世的《聖鹿之死》(The Killing of a Sacred Deer),搭配導演尤格藍西莫的專題,可以說是一種導演進化史的呈現,而《聖鹿之死》的表現,可以說是專題五部電影中,最接近觀眾的觀影媒介、最理解好懂的作品,同時,夾帶著柯林法洛妮可基嫚兩位巨星的光環加持,勢必會有其可看之處,但除了《聖鹿之死》本身以外,更重要的是,我們終於能夠大致理解尤格藍西莫究竟在想些甚麼......

----------以下小雷,但不影響觀影---------

首先,《聖鹿之死》從片名的意象來看,就有一種取捨、犧牲、感念以及警惕等想法充斥在我腦內,再加上如上一段提到的,整部電影完全就是導演尤格藍西莫用現代人的普世媒介,並採用了一種哲學辯證的現實主義手法,去諷刺那些不切實際的現象,讓柯林法洛妮可基嫚這個家庭,從完美安定,走向崩壞抉擇後的犧牲重建,有了一套承襲過往創作所建構出來的特異現象,因此,對於片中的四肢麻痺、沒有食慾、眼睛出血等在劇情中的突然襲來,也就見怪不怪了......


但就在看完《聖鹿之死》後,我回想了前一天看的《非普通犯罪》(Κινέτα),以及我看過的《非普通教慾》(Κυνόδοντας)、《非普通服務》( Άλπεις)、《單身動物園》(The Lobster),這五部在我腦中撞擊出來的結果,終於看出來尤格藍西莫到底在玩甚麼花招了,其實簡單地說,就是用很直接淺白的表現手法,去讓觀眾陷入一種詭譎的世界觀,而這種世界觀很像是教科書裡面的理論,拿出來當作故是世界觀的設定,比方《非普通教慾》用一個別墅,讓三個孩子活在父母建構的世界中活著,或是《單身動物園》中的未來世界,對於單身者的歧視與強制配對的作為,對映到反對聯盟中,反而獲尋真愛的強烈諷刺等,都是他在電影中做社會實驗,讓觀眾看看,到底這世界有多少人浪費時間跟生命,去搞那些浪費人生短暫歲月的荒謬狂想......

接著,談到這次演員的表演上,其實我覺得柯林法洛到是維持一貫的水準,沒有什麼特別讓人印象深刻的,除了角色塑造、處境與心境轉折上,看得出來他在繼《單身動物園》後,又被尤格藍西莫惡整了一波;另外一個觀眾期待的焦點,莫過於片中柯林法洛的妻子妮可基嫚,她這次在片中的呈現,其實相較於柯林法洛是較為大膽,同時,也是在片中擔任質疑這一切荒謬的關鍵視角。


最後,如果你還沒看過尤格藍西莫的任何一部作品,那麼這次的《聖鹿之死》或是去年的《單身動物園》,都會是不錯的選擇,同時,也建議從此迷上尤格藍西莫的觀眾,可以倒著他的創作時間軸來看他的作品,會省力不少。

作者:墨卓 【墨卓影評】

本期焦點-【v.626】 2017/1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