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眼eWeekly ﹥Content

《公園小情歌》-輕輕撥弦便能撩撥心弦


總是有那麼一部電影,看似沒有人生大道理或是厚重的情緒,卻像是有如一把簡單的吉他,輕輕撥弦就能撩撥心弦,橋本愛、永野芽郁、染谷將太,三人三音色,三種不同青春樣貌,用最簡單的旋律譜成的夏日之歌。《公園小情歌》就是簡單得如此迷人。

涵括過去、現在、未來,一百年歷史的井之頭公園、五十年前的情歌、被青春絆住的當下,以及不知該如何前往的未來,《公園小情歌》就像在涼爽的清晨,騎著單車任意由微風拂過髮絲與臉龐的愜意。

瀨田夏樹第二部劇情長片,自編自導、紀念井之頭公園開園百年的《公園小情歌》,描述大學生‧純(橋本愛 飾)住在吉祥寺井之頭公園附近的公寓,對未來的生活感到茫然一無所知,就連畢業論文的主題也舉棋不定。某天,高中生小春(永野芽郁 飾)突然來訪,原來小春在整理父親的遺物時發現一封信,寄件人是父親的舊情人佐和子,純決定幫忙小春一起進行這項尋人計畫。輾轉找到佐和子的住處時,佐和子早已離世,只剩下她的孫子時生(染谷將太 飾)。不過時生在祖母的遺物中發現一捲盤式錄音帶,裡面錄下了小春的父親及佐和子的歌聲。錄音帶的狀態老舊,五十年前寫的那首情歌只能播到一半...,於是純、小春及時生決定攜手完成這首歌。

盤點無數的日本音樂電影,《Nana》《重金搖滾雙面人》《搖滾新樂團》多以完成音樂夢想、在友情與愛情間搖擺不定的主旋律,而極具文青色彩的《公園小情歌》似乎也成了某種異軍突起的獨立之聲。輕鬆簡單且帶有點療癒感,或許也成了節奏較為輕快的《琳達!琳達!》,只是場景從高中校園來到井之頭公園。沒有音樂夢,反而像是以音樂開啟的青春過渡期。

作為瀨田夏樹第二部長片,十分訝異從《說謊的男孩與壞掉的女孩》再到《公園小情歌》大幅躍升的指導能力,電影整體性的流暢度與奇幻的電影語言,似乎也在短片製作與MV拍攝的洗禮,更能在極為自然的節奏中,達到柔順而不失輕快的小清新。一方面也在於,三位新生代演員看似話家常的互補感,藉由音樂輔助的生命力,除了躍然紙上、躍然大銀幕,似乎想不到更好的形容。


百分之百關於井之頭公園與吉祥寺的電影,作為公園名勝與逛街好去處,對於台灣觀眾來說似乎也不會太陌生。自然文化園、划船區、九曲橋、弁天神社、吉祥寺音樂季、櫻花勝地...《公園小情歌》倒也成了某種旅遊指南,跟著橋本愛認識井之頭公園。而以音樂為號召,聚集超過20組以上的獨立樂團,就連電影中組成的「侏羅紀公園」的樂手、街頭藝人等,皆為現實中小有名氣的音樂人,本片卻也不讓配樂搶走風采,選擇以輕快的電子音樂、簡單的樂器貫穿全片,似乎也與青春二字一拍即合。



「這是一個在公園發現音樂的故事」

風吹時搖曳的樹木與敞開的窗簾、春天滿開的櫻花、電車與公園交會的剎那,各式各樣的俯視空拍,無不提醒觀眾這是「井之頭公園其實才是這部電影的主角」。追求自然的瀨田夏樹,白天已自然光為主,而諸多夜晚的場景,則僅以路燈作為主要光線,也成了還原井之頭公園每一個當下的證據,不過度美化或再現,捕捉一瞬而逝的氛圍,與立體呈現公園和城鎮之間的關係。以九個章節作為電影的分段,則是導演的小巧思,一如取名小春(ハル)的高中女生,是改變主角吉永純的關鍵人物,也是在遍開櫻花的井之頭公園,意外拜訪的出現,同時也成了片中曲《Park music》「從春天揭開這序幕」這句不斷replay與呼應的歌詞。

藉由一捲五十年前遺留的盤式錄音帶,三人各自帶著不同的動機與目的,齊力完成一首只有一半的情歌。做音樂的過程,像極了《曼哈頓戀習曲》的浪漫,在井之頭公園傾聽與收錄「公園之聲」,即便就連他們自己都不確定,這樣的做法是否為徒勞無功,卻也更加增添濃厚的青春氣息。從完成一半的歌曲,進而重新編寫、填詞,尤以,三人的即興創作與RAP,明確示範了什麼才叫做Freestyle!



「有首重要的歌,想唱給你聽」

三人三音色,三種不同青春樣貌,不管是現實中的橋本愛永野芽郁染谷將太從童星出身,不互撞的特質且各自擁有一片天的發展,與《公園小情歌》的角色也像是在相似與互補中,達到既視感十足的人物設定。沒有特別目標,活在童年自卑的陰影下,總是躊躇不前與懊悔的純;自由奔放,活在當下並持續前進的小春;衝勁十足的氣氛調和與領導者時生。與其說代表三種青春,更像分別代表過去、現在、未來,借人擬時間的存在。

公園小情歌》的確不像搖滾追夢的音樂電影,也沒有勸世人生的大道理,卻又比清粥小菜再多一點調味。不斷玩弄時空錯置,這不僅是瀨田夏樹導演擅長且喜愛的剪接技巧,也成了本片耐人尋味的想像空間。藉由小春的視角,走入父親過往的回憶,而音樂也成了連結過去與現在的橋樑。而虛實的轉換,不管是純的童年、漫步於報紙的視角,就連最後的歌舞場景也都像是虛幻的想像,有如在電影中增添些許童趣。



「找到那卷錄音帶是命運的安排」

或許本片沒有《聽說桐島退社了》對於校園與社會的再現,或是《青春電幻物語》的批判與殘酷,《公園小情歌》反而成為難以定義的作品,是之於開園百年的影像紀錄、井之頭公園導覽,或是從音樂到影像充滿眾多音樂人參與的饗宴。看完之後,被滿滿的療癒與輕鬆之感包圍,略帶開放性的結局與想像,彷彿置身其中的真實與想像,不過度張揚的情緒與毫不做作的台詞,所謂的小清新也成了本片的代名詞。


橋本愛永野芽郁染谷將太,這組合不只是新生代之選,更像是當今日本演藝圈的三種風格。看著橋本愛長大,演技也隨著過往的容貌改變,逐而成為越加成熟的女演員,而開金口的自彈自唱,更是再次提升她文青型演員的形象。明日之星永野芽郁,只要看過《俺物語!》必定會被她的笑容俘虜,現年十七歲的她對於年齡相仿的高中生角色,著實地駕輕就熟,比起過往的笑笑就好,永野芽郁幾場展現細膩神情的表情,本片是愛上這位妹子的好機會。鮮少演出正常角色的染谷將太,再次發揮他的喜感,倒也成功為電影添加搞笑與喜感之情。

總是有那麼一部電影,看似沒有人生大道理或是厚重的情緒,卻像是有如一把簡單的吉他,輕輕撥弦就能撩撥心弦,用最簡單的旋律譜成的夏日之歌。《公園小情歌》就是簡單得如此迷人。

本期焦點-【v.613】 2017/08/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