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眼eWeekly ﹥Content

《敦克爾克大行動》:植入「家」的暗示。


電影前半段,三條支線並不在同一個時間層內,要到中段才慢慢接上彼此時間,《敦克爾克大行動》的時間差敘事手法,我覺得是成立而又不會淪於純粹賣弄技巧,除能增加影片的懸疑感,也有命運共同體的意義,只要其中一個鏈結斷落,任務就可能失敗。

二戰期間,英法40萬盟軍遭德國軍隊包圍,困於臨海城市敦克爾克,英法軍隊進行策略性大規模撤退行動,然而驅逐艦屢遭敵軍擊沉,英國政府向平民徵收民船投入救援,不少民間人士甚至親自駕船前往敦克爾克,只為拯救受困的軍人/孩子/希望....。

(如果不想破壞觀影樂趣,或許可以等看完電影後再來閱讀文章)

如果把《全面啟動》拍成太空科幻片,就會變成《星際效應》;如果把《全面啟動》拍成戰爭片,就成了《敦克爾克大行動》;Christopher Nolan導演的《敦克爾克大行動》,玩了跟《全面啟動》一樣的哏,電影分成陸、海、空三條故事線,地面部隊的故事長度是一星期、道森先生駕駛船隻穿越英吉利海峽前往敦克爾克救援的故事長度是一天、而費洛(Tom Hardy飾演)領軍的空軍救援小組,故事長度則是一小時;電影前半段,我還搞不懂為何要分一星期、一天、一小時,直到三個故事線人物彼此交錯才恍然大悟,原來導演是用「移動速度」的不同,玩時間差的遊戲啊。



敦克爾克大行動》前半段,三條支線並不在同一個時間層內,要到電影中段才慢慢接上彼此時間,這樣的敘事手法雖然有趣,卻可能對觀眾造成一點小干擾,腦袋得要轉一下才會弄清楚正確的時間順序;然而,時間差的敘事手法用在《敦克爾克大行動》,我覺得是成立而又不會淪於純粹賣弄技巧;就像《全面啟動》的盜夢小組要在潛入對象的腦袋中植入暗示,每一層夢境的組員都得相互配合才能順利完成任務,《敦克爾克大行動》片中,英國政府原先預估只能救出3萬名士兵返家,最後卻有高達30萬名士兵順利自敦克爾克脫困,憑藉的自是海陸空三方的軍人與平民攜手合作的成果;《敦克爾克大行動》的時間差手法,除能增加影片的懸疑感,也有命運共同體的意義,只要其中一個鏈結斷落,任務就可能失敗;《敦克爾克大行動》有這麼一段對白:

「你從這裡幾乎可以看到.....。」
「什麼?」
「家。」

家就在不遠處(目視可即),卻又那樣遙遠(無法橫渡海峽);若說《全面啟動》的盜夢小組在夢境對象腦海中植入「父愛/希望」的暗示,那麼《敦克爾克大行動》對銀幕主角植入的暗示便是「家」,家的意義,狹義的看是親人,廣義的看是自己同胞,用更開闊的方式解讀,便是導演希望處在不同時間帶(國家、種族、思想、年齡、階級)的人們,可以用「家」的胸懷接納並幫助彼此,如果我們把《敦克爾克大行動》的「返家」母題替換成《全面啟動》的「愛/希望」,那麼敦克爾克與英國中間的英吉利海峽,代表的自然是達成「愛/希望」目標前,你我都要面對的「考驗」;《敦克爾克大行動》從開場的巷弄槍戰、敦克爾克無處可躲可逃的空曠海灘、迫降飛行員受困在機艙中以及高地兵團被困於擱淺船艙底部等場景,一再讓劇中角色陷入進退維谷動彈不得的困境,他們的脫困與獲救,除了自救外,更多的是他人的幫助,人的互助,才讓主角們「有機會」脫困;《敦克爾克大行動》確實像是《全面啟動》的再延伸,述說錯誤的暗示可能造成毀滅(恨/戰爭/種族歧視/恐怖攻擊/死亡),而良善的暗示,才能幫助我們(人類)找到「出口」。



相較於諾蘭導演其他作品,《敦克爾克大行動》並不複雜(劇情本身很單純),或許對喜歡《全面啟動》、《星際效應》和《黑暗騎士》等片的影迷來說,這麼不燒腦的劇情可能會感到些許失望吧,但我喜歡《敦克爾克大行動》的簡單與純粹(106分鐘的片長很親民啊),影片節奏與氣氛拿捏十分精準、Hans Zimmer滴答滴答響個不停的配樂極具感染力、Hoyte van Hoytema的攝影從色調到構圖都讓人著迷不已、Lee Smith的剪接俐落、老中青演員群戲夠水準,可惜戲份不特別集中某個角色,大概都與明年奧斯卡的演技獎項無緣(或者,Mark Rylance有機會以道森先生一角再次角逐奧斯卡男配角?);我非常欣賞《敦克爾克大行動》減少對白,交給鏡頭說故事的魄力,當大批民船出現在敦克爾克海岸時,Kenneth Branagh飾演的司令官,眼中飽滿的欣喜淚水讓我起了雞皮疙瘩、Tom Hardy飾演的飛行員因為耗盡燃料準備降落,飛機滑行時的平靜與無聲,很是詩意與動人、而敵方戰機飛過海岸線,低沈音效先帶來警覺,接著遠方出現戰機身影,待在防波堤準備撤退的大批士兵從眼神到身體的直覺反應(俯身躲避),讓人切身感受到情勢的緊張與士兵內心的緊繃、焦慮和不安(音效、影像、剪接和演員的完美配合典範)!



敦克爾克大行動》有兩場戲格外讓我有感,一是剛逃過死劫的士兵們坐在沙灘上,看著另一名士兵脫下身上裝備投海自盡,沙灘上的士兵們只是旁觀卻不出手阻止,當恐懼與無望成了內心最大負擔,投向死亡也就不再是讓人驚駭的選擇了;另一場戲是Cillian Murphy飾演的落難軍官被道森先生等人救起後,因為恐慌症發作而失手殺死青年喬治,軍官一直對這件事耿耿於懷,不斷詢問道森先生的兒子彼得:「他(喬治)不會有事吧,那個孩子?」,直到抵達英國後,看見喬治的屍體被抬下船,才知道自己鑄下大錯,軍官看了喬治的屍體一眼,什麼話都沒說便消失在擁擠的人潮中,沒有表示遺憾與歉意,或許出於膽怯,也或許出於羞愧,戰爭帶給人們的傷害,不只存在戰爭期間而是一輩子都得背負的重擔(陰影),一如道森先生對彼得說:「他(軍官)患了砲彈恐慌症,他不是自己,或許,他永遠不會變回原本的自己了。」,《敦克爾克大行動》沒有對人的錯誤做出簡易粗暴的批判,它只是平實地敘說面對恐懼時的我們,多麼地脆弱與無助。

最後,諾蘭導演終於要迎來他「第一次」奧斯卡最佳導演提名肯定了嗎?(也該是時候了!)

作者:香功堂主 【香功堂!!】

相關文章


本期焦點-【v.612】 2017/07/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