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眼eWeekly ﹥Content

《香港製造》:許寶珊妳在哪裡?


《香港製造》是一部關於香港回歸中國前,社會環境產生劇烈變動的作品。這是一部關於憤怒的電影,對於無望未來的憤怒、對於「射後不理」的憤怒等,是一部關於不夠狠辣就無法在新香港存活的電影,是一部關於不被理解的孩子們,傷心只能往肚裡吞的故事。

「我女兒只有16歲,她會永遠青春年輕,可你慘了,你還有漫漫長路要捱。」

阿秋的父親在外面另外有個家(母親默許,為了幾千元生活費的無奈),永遠不在身邊,母親不知道該如何應付叛逆兒子,兩人之間有跨不過的溝通鴻溝,阿秋跟著榮少爺做事,幫忙收帳,每天在街頭逞兇鬥狠,他說這個世界,不是跟著別人就是被別人跟,每個人都要有靠山;阿龍是個傻大個,天天被同學欺負,他依附在阿秋底下,出事時只能依賴阿秋幫忙;阿珊戀上學校老師,愛情無疾而終,承受不住壓力與傷痛的她,選擇從高樓一躍而下,遺留下兩封遺書,剛好被經過事發現場的阿龍給撿了回去;阿屏年紀輕輕卻罹患癌症,父親欠債跑路,留下母親和她面對討債集團的威嚇,阿秋奉榮少爺之命跟阿屏母女討債,戀上性格開朗的阿屏;97前夕,香港即將回歸中國,社會環境與人心皆產生巨大變動......。

20年前在戲院看過陳果導演的《香港製造》,20年時間過去,劇情遺忘大半,《香港製造:數位修復版》幾乎像是看了場新電影,這是一部關於憤怒的電影,對於養小老婆的父親的憤怒、對於重病的身體的憤怒、對於天天遭受欺負的憤怒、對於無望未來的憤怒、對於「射後不理」(不負責任的大人)的憤怒等;這是一部關於挫折的電影,比運氣比財運比家世背景,樣樣不如人,阿秋自覺很努力想要做些什麼,但每次出手每次受挫,久了也就相信自己是扶不上壁的爛泥,阿秋既不是功課頂尖的孩子也不是壞到隨便砍人也蠻不在乎的古惑仔,他處在一個不上不下的位置,耍壞又耍的不夠壞,耍冷酷又常被成人世界傷的心痛,唯有依賴凝結的水珠滴落臉上,才能表現出一點點脆弱,《香港製造》片中不斷出現阿秋半夜夢遺的畫面,既是年輕人對性的渴望,也象徵阿秋寄託「夢境/射出」來安撫他對現實生活的種種不滿與無法被排解的苦悶。



《香港製造》是一部關於香港回歸中國前,社會環境產生劇烈變動的作品,成人們不是跑去中國發展(順便養幾個小老婆)就是把中國富商引進香港炒地皮,或者為爭奪地盤而相互廝殺或為運送毒品,連自己手下都可以犧牲與出賣的老大,《香港製造》是一部關於不夠狠辣就無法在新香港存活的電影,《香港製造》是一部關於不被理解的孩子們,傷心只能往肚裡吞的故事,《香港製造》是一部冀望死後世界會比活著的世界更美好的電影,《香港製造》是一部對香港未來有著悲觀心情的作品,阿龍、阿屏和阿秋站在墳上高喊:「許寶珊妳在哪裡?」,他們喊著的是自殺女孩的名字,但其實他們內心呼喚的或許是自己的名字,就像阿秋和阿屏將自己的心事也寫在阿珊留給家人的遺書,因為他們也跟許寶珊一樣,迷失在對這個暴力冷酷又謊話連篇的世界的巨大不解與無解中。

「什麼時候殺死人可以不償命?」
「戰爭打仗的時候。」

陳果導演的《香港製造》,影像配樂和剪接都生猛有力,片中部分意識流畫面(阿秋對阿珊的夢境)或許拖的稍嫌冗長,但影片整體成績依然叫人驚喜與驚艷;演員部分,幾位年輕演員都有令人信服的表演,特別是飾演阿秋的李燦森,完美詮釋阿秋的衝動暴力膽小與敏感感性等衝突特質,他以本片入圍金馬獎最佳男主角,毫無僥倖。

作者:香功堂主 【香功堂!!】

本期焦點-【v.610】 2017/0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