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眼eWeekly ﹥Content

《八月》黑夜裡的曇花


話說《八月》這部險些讓膝關節跳樓的金馬最佳影片,喜見它的「古典」味,運鏡和說故事手法,讓人看到終於有人可以好好的「靜靜」的用影像說故事,黑白在這裡不是無色彩,反倒是懷念、懷舊的顏色,讓人彷彿跟著小雷一起在巷衖裡過了一個八月。

電影癡看電影其實還頗寬廣的可以《神力女超人》爽一下,也可以《台北物語》笑一攤,還去《失眠》變態一下,但有時也很想換換口味來一個《八月》藝術一下。

話說《八月》這部險些讓膝關節跳樓的金馬最佳影片,喜見它的「古典」味,運鏡和說故事手法,讓人看到終於有人可以好好的「靜靜」的用影像說故事,去除繁雜的彩色,以黑白,讓人的心也可以跟著沉靜下來,細細品味影象的流動,故事的流轉,角色情節的情緒流露,堆疊到後來一卷影帶的彩色。

無疑,黑白在這裡不是無色彩,反倒是懷念、懷舊的顏色,古典的敘事手法,是它凸出的地方,每個演員自然不做作的演出,讓人彷彿跟著小雷一起在巷衖裡過了一個八月。為何是這個八月?淡淡的情緒流轉,慢慢的從小雷的反應中,看到他在乎的是什麼,不是三中,不是三哥,而是難得的可以與父親相處的一個月,從小孩的眼中,不懂什麼是失業,但好像又隱約知道沒錢有錢的問題,在乎的是,爸爸幫他做雙節棍、爸爸帶他、教他游泳,帶他去田野找西瓜吃,帶他去看電影,還想方設法讓進三中……電影是讓他更靠近父親的方式。無疑的,那個小雷就是導演張大磊小時候。


口味從娛樂、不正經到變態,《八月》讓我們回到電影的軌道上,思索,電影的下一步。就像那曇花,在黑暗裡,綻放美姿。

作者:蘇士尹 【電影癡聊天室】

相關文章


本期焦點-【v.606】 2017/0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