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眼eWeekly ﹥Content

《墨利斯的情人》櫃子裡的愛情


詹姆士艾佛利導演,改編自E.M. Forster小說的《墨利斯的情人》,於1987年推出,經過30年時間淬鍊,依舊精采動人,電影講「情慾/性」的壓抑,害怕肉體關係會破壞兩人的「純潔性」,進一步表明信仰與教育對人的思想的影響。

「為什麼是我?」墨利斯。
「或許是我們喚醒了彼此。」杜蘭。

墨利斯的情人:經典數位修復》敘述20世紀初,墨利斯與他的同性情人的愛情故事,面對保守傳統社會,墨利斯該要勇敢做自己,冒著被發現同性戀情而遭受刑罰的風險,或者移居到對同志較為友善的國家,重新開始,亦或者壓抑本性,踏入婚姻殿堂以求自保?

詹姆士艾佛利( James Ivory )導演,改編自E.M. Forster小說的《墨利斯的情人》,於1987年推出,經過30年時間淬鍊,依舊精采動人,電影講「情慾/性」的壓抑,影片第一場戲,導師對少年墨利斯講述男人就該和女人生育,並在海邊沙地上畫出男人與女人的生殖器官,這場戲有兩層意義,一是傳統社會只認同男人與女人的關係(同性戀情的被忽略),二是導師和墨利斯離去後,某戶人家經過海灘看見地上沙畫,母親嚇得花容失色,連忙用手遮住年輕女兒的雙眼,說明普羅大眾對於性的保守態度;後來,青年時期的墨利斯戀上學長杜蘭,兩人互有好感卻只敢擁有柏拉圖式愛情,害怕肉體關係會破壞兩人的「純潔性」,進一步表明信仰與教育對人的思想的影響(性的妖魔化);墨利斯和杜蘭進入社會後,兩人繼續維持「友誼」關係,直到老同學瑞斯里因為「妨害風化」(與男性發生關係)遭逮捕,促使杜蘭做出和墨利斯分手的決定,努力讓自己成為「正常人」,這裡有個很有意思的設計,瑞斯里事件之前,墨利斯刻意蓄鬍,讓自己看來較為陽剛穩重(更容易被職場接受),反觀杜蘭依然和學生時代一樣,一臉清秀,瑞斯里事件後,杜蘭跟墨利斯提議分手,下一幕,杜蘭蓄起鬍子,墨利斯則選擇剃掉鬍子,鬍子就像是種偽裝,越是害怕被人看清「真正的自己」,越是努力隱藏,杜蘭或墨利斯的蓄鬍,說明他們融入主流群體的努力,而墨利斯在與杜蘭分手後刮掉臉上鬍子,則有褪去第一層保護色,重新思考「我是誰」的心境轉變。

(底下會提及關鍵劇情,請斟酌閱讀)



墨利斯的情人:經典數位修復》的影片節奏優雅紓緩,但在通篇抒情影像的背後,存在一股難被忽視的暴力,暴力無所不在,異性戀對同性戀的打壓、上流人士對僕役階級的輕視、底層者對上流人士的觀察與八卦閒語等等,《墨利斯的情人》其實是一部有點「恐怖」的電影,它讓觀眾看見主流對少數族群的壓榨與迫害,會在人心底造成多麼深刻的影響(猜忌/恐懼),電影裡,杜蘭的管家辛考克是最讓人感到「畏懼/不安」的角色,他永遠都在一旁默默觀察,說出來的話語總像是意有所指,例如獵場管理員亞歷摸黑進入墨利斯房間,兩人發生關係後,隔天早上亞歷先行離去,辛考克照常進入墨利斯房間遞送早餐與收拾待洗衣物,辛考克先說今天早上他看見墨利斯窗外還掛著的馬梯總算被收走了,接著又說:「你房間地上有泥巴.......,我等會叫人處理。」,辛考克的話語像是在暗示墨利斯說:「嘿,我知道你昨晚幹了什麼好事!」,有趣的是,辛考克真的知道墨利斯和杜蘭或亞歷之間的關係嗎?又或者墨利斯(以及觀眾)對辛考克持有的懷疑態度,只是杯弓蛇影,自己嚇自己的多想與多慮呢?隔日,亞歷寫一封信給墨利斯說希望能再見一面,收到來信的墨利斯,內心沒有找到愛情的喜悅,反而猜想對方(低階僕役)「是否想藉此事勒索自己」,跨階級愛情不易被大眾所接受,跨階級的同性戀情,承受的壓力或許更為龐大,墨利斯對亞歷的疑慮,說的正是階級制度與對同性戀者的壓迫,使得墨利斯無法以平常心來面對可能的愛情關係,他只能躲藏只能臆測只能時時刻刻活在恐懼中,原來,要殺死一段愛情,最簡單的方式就是讓人們學會相互憎恨與畏懼彼此。



《墨利斯的情人》尾聲,墨利斯和亞歷克服內心恐懼,決心守護他們的愛情,他們的未來會是如何?老實說,我有點不敢想像(就像我不敢想像《搖滾青春戀習曲》的兩位年輕主角的未來,總是會有點悲觀地看著當下的美好);墨利斯後來告知杜蘭自己要跟亞歷一起生活的決定,電影最後一幕落在杜蘭返回妻子身邊,他將寢室內的窗戶一扇一扇關起來,關到最後一扇窗戶時,杜蘭望向窗外,憶起多年前墨利斯在窗外對他揮手的情景,那突然竄入的回憶,說著杜蘭依舊愛著(渴望著)墨利斯,只是這個秘密,只能永遠被關(埋藏)在內心深處,從此不再提及。

作者:香功堂主 【香功堂!!】

本期焦點-【v.605】 2017/06/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