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眼eWeekly ﹥Content

《擺渡人》為毛失戀的酒攏袂醉?


導演還說他「想用周星馳的方式講王家衛的故事」,結果卻拍成了王晶。王家衛呢喃自語的寂寞金句,到了張嘉佳手上,變成了一碗又一碗油膩膩的心靈雞湯。它終究不會是惡搞到成為奇葩的《東成西就》,也不會是別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的《東西遊記》。

嚴正聲明:這部由阿里巴巴影業投資拍攝的百度人…喔不…是《擺渡人》,王家衛只是監製,只是監製,只是監製,不是導演,因為很重要,所以說三遍,導演是一個叫張嘉佳的小說原著作者。跟郭敬明韓寒這些寫字跨行拍片的作家導演犯一樣的病,不會用鏡頭語言,整部片淨抱著那些像是順口溜的金句不放。導演還說他「想用周星馳的方式講王家衛的故事」,結果卻拍成了王晶。王家衛呢喃自語的寂寞金句,到了張嘉佳手上,變成了一碗又一碗油膩膩的心靈燒酒雞湯。


故事說的是:人都有失意失戀成為落水狗的時候,陪你一段拉你一把、打救你那段溺水人生、讓你早日脫離苦海上岸的,就是你的擺渡人。明明是個寫意的概念,電影卻硬生生把它給具象化成了職業,既荒誕又空洞,還搞了個「金牌擺渡人」的都市傳說,在酒吧這個失意人買醉的地方駐店做起生意來。沒意外,這種故事裡面的主角設定十之八九都是「擺渡得了別人,擺渡不了自己。」除了了無新意,還能說什麼,拍來拍去,四個字:藉酒消愁。

我想,這活留給Mr.Bartender做不就好了嗎!偷師人家威爾史密斯的《全民情聖》那種把咩脫魯「撇步」的玩法,用來幫助失戀的人離苦得樂上,結果就是為概念而概念,雜七雜八塞了一堆簡陋得可以的小案例,用上什麼讓有風濕的親人抱冰塊演苦肉計要人放下,什麼飢餓48小時轉移注意療法拯救等不到新郎的肥女,搞什麼集資眾籌辦小型演唱會激勵失意歌手…靠這堆以毒攻毒、硬拉死拽、幾句在文字上抖包袱耍小聰明的勸世金句,就想把人從失戀裡拖出來?算了吧,我看真把苦海眾生給救上岸的,不是電影裡越拍越浮誇的伎倆,而是梁朝偉那年屆半百還是迷死人不償命的微笑。


失戀嘛,不就那點破事,遇上幾個爛貨渣男婊子的,到最後時間還不是一次又一次證明給我們看,沒有誰離開誰就不能活的。我真不懂,為毛失戀就非得買醉,非得以毒攻毒這麼俗濫不可?連捍衛愛情都還要靠拚酒掙面子,沒梗也不必把戲寫那麼糟糕吧?

梁朝偉身後那四塊霓虹燈牌子「我來了、我累了、我好了、我走了」四個失戀落水的必經階段,電影就像那些報章雜誌上兩性愛情的專欄文一樣,一目了然把其實每個人都知道的情殤療程寫出來,然後也像專欄文章一樣,寫了個立論之後,開始東拉西扯一狗票的案例湊字數(時數)騙錢。

整部電影拉拉雜雜講了半天,梁朝偉金城武身後那點上不了岸的苦衷,不管是怎麼就愛上了、怎麼就深刻了、怎麼就放不下了,就是拍不出個動人的鋪陳,回憶的旁白說愛上了就愛上、說深刻它就深刻了、說放不下就揹著一輩子了,給上了奧斯卡級的美術、攝影、服裝,連眼神都會演戲的影帝都請來了,導演還是學不會用鏡頭說故事,硬是死抱著旁白跟愛情金句,好不容易有幾顆不說話的鏡頭要來抒情寫意了,馬上沒完沒了的港台金曲MV轟炸又接著上來,GOSH~真夠折騰人。


所有演員在這齣悲歡離合的失戀陣線聯盟大雜燴裡,完全本色出場打打醬油,用自己熟悉的方式便宜行事,徹底沒有想「演」戲的意思,大夥打打鬧鬧一起乾了這杯失戀釀的酒。最後的最後,我大概只記得金城武扮台客奏起的那首袁小迪的【重出江湖】。

試想,今天你跑去酒吧花錢找個不認識的人說「拜託你擺渡我」,或者有個人跟算命先生一樣湊過來說「我看小姐妳印堂發黑,需不需要我幫你擺渡一下。」那場面說有多尷尬就有多尷尬。就跟同樣兩性愛情專欄文發展出來為概念而概念的那部《撒嬌的女人最好命》一樣,整部戲就看幾個阿花姊妹淘一股勁的發癲說要教你「那些必取默默在做,你不知道的撒嬌10招」,接著一堆情境案例狀況題湊篇幅,說有多刻意就有多刻意。這部《擺渡人》大抵如是,它畢竟成不了《王牌冤家》裡那樣的「忘情診所」,從分手的潦倒演進奇幻的腦內小劇場,深入淺出切換虛實反覆追問愛情的存在,《擺渡人》充其量只是一堆網路兩性文裡誇張搞笑段子的堆砌。它終究不會是惡搞到成為奇葩的《東成西就》,也不會是別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的《東西遊記》。

它如果日後封神了,那每年多如過江之鯽Made in CHINA的那些爛片,像《撒嬌女人最好命》豈不也要獲得平反雞犬升天了!好在不會,它就只會埋沉在那些膚淺浮誇的垃圾愛情片海裡面,偶爾冒起幾個男神腦粉歡呼的泡沫。

相關文章


本期焦點-【v.586】 2017/0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