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眼eWeekly ﹥Content

推動巨石的人:專訪《築巢人》導演沈可尚


沈可尚表示,那些攝入鏡頭內的暴力衝突,起初有剪進去,但他後來發現很不對勁,紀錄片不該操作加害者、被攻擊者,助長其「標籤印象」。



奪下台北電影節百萬首獎的《築巢人》,以冷冽的切入點,呈現自閉症家庭裡,父子緊張的關係。

導演沈可尚回憶道,最早在四年前拍完《茱麗葉》,他陸續收到一些電影劇本,讀到一些自閉症角色。相繼研究這些角色,他才發現自己並不了解自閉症,「回想起,自己曾經在成長過程中,不友善對待過的自閉症朋友、或鄰居。當下我有一點點恐慌,連我都那麼漠視,我相信世界上有更多人比我更不理解、更歧視這個弱勢。於是我下定決心做一系列教育性的紀錄片,也就是《遙遠星球的孩子》,一做做了四年,系列作品大量提供下載,以刻意傳播的方式,希望能廣為宣示自己的理念。」


可是,此後,沈可尚從日常生活中,看到身邊的人對自閉症朋友的態度依然沒有改善,所以這次,他選擇用比較直接,甚至有點殘酷的方式,讓觀眾進入這個世界裡面。




他去找拍《遙遠星球的孩子》所結識的立夫,以前並說服之前就有接觸過的立夫父親。「其實一開始沒有設定要拍他爸,當初是想深入那個世界,不想從外圍去看待整個狀況,所以想以家庭為場域。爸爸起先沒有敵意的原因,是因為他覺得我會用鏡頭捕捉立夫的天分,將他塑造成素人藝術家,所以滿歡迎的……」



沈可尚跟他們相處時間很長,每次至少一個禮拜,但倒不會住進他家。畢竟立夫沒有預期到導演會來住,家中多一個人,對自閉症來講,衝擊會很大,加上屋內空間不夠、唯恐對他們作息產生干擾。沈可尚說:「我剛當爸爸沒多久,對立夫父親的立場感同身受,這個角色很困難,它內在的撕扯比我想像中要來得大太多了。」



從兩人的互動中,沈可尚感覺得到父子關係的爆裂,立夫爸會一直重複一些描述性的話語,「於是我嘗試把攝影機移到側面,藉這個角度來觀察他這個行為,他對情狀的改變慢慢產生回應,我發現,他比較能說出一些內在的話。某種角度來看,我在挑釁父愛這件事,有時候你的愛,是一種高度自私、自我完成。」

沈可尚表示,那些攝入鏡頭內的暴力衝突,起初有剪進去,但他後來發現很不對勁,紀錄片不該操作加害者、被攻擊者,助長其「標籤印象」,「往常,我們常藉一些淺顯的線索去分辨出壞人好人,但是,這種弱勢家庭,有其複雜的原因、情緒。我不想給人這種武斷的引導,故刻意去迴避。在我的紀錄片倫理裡,該給觀眾愈多自由,讓他們去觸碰角色情感面,而不是透過紀錄片作者的轉譯。」



本片中文片名:「築巢人」與英文片名:「A Rolling Stone」相去甚遠,沈可尚表示,立夫父子常外出撿拾東西,如果將家隱喻為一個巢,他們的家可說是被兩人撿回來所築成的。就像如常的生活中,遇到不可改變的外力,受到干擾而破敗,他們必須不斷去架築新的巢。然而也因為太難將「築巢人」翻成英文,沈可尚便想到「A Rolling Stone」這個名稱,「希臘神話的薛西佛斯,不斷服勞役、推巨石上山,每每未達頂端,又滾落下來,週而復始,你知道推巨石是苦勞,又逼迫自己去跟這個習慣相處,不斷循環拉扯,宛如立夫爸的角色。」


對沈可尚來說,紀錄片必須是一隻帶領觀眾的眼睛,去看待不被注意或不被挖掘的事情:「你必須進入一個大家較不關注的世界,而且要提出你的看法,而非單單處理一個普世的熱血。」



作者:保溫冰

本期焦點-【v.427】 2013/1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