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眼eWeekly ﹥Content

腳跡在他鄉:專訪《你的今天和我的明天》導演陳敏郎


陳敏郎表示自己想要用一種幽默的視角,看待人生,凸顯地域特色亦帶有荒唐質感,兩個世界、兩個空間、兩種時間,隨著科技更迭,溝通愈是方便快速,人跟人之間的情感,透過簡訊、網路,是愈顯淡薄、短促。

入圍今年台北電影節國際青年導演競賽的《你的今天和我的明天》,放映後引發熱烈迴響,佳評如潮。電影靠近一幢公寓,窺看兩條平行的靈魂,既捕捉人性對愛情、親情的渴求,諸多符號與線索,又提喻出溝通退化、人際疏離等弦外之音。突出的空間氛圍、新穎的架構,讓影迷對新銳導演陳敏郎深深讚嘆且愈發好奇。



「我希望大家用身體來感受這部電影,看完電影後,日後生活的某一天,你碰到相仿的際遇,那些電影片段重返你的腦際,是很珍貴的。」他表示,從發想到作品完成,差異性不太大:「我構想故事,側重視覺性,劇本完成之前,就已經看到這部電影了,比較煩惱的是,勘景時,找不到一模一樣的。」

主場景在紐約,包括所有的室內戲都在這座電影最愛的城市完成拍攝,然而,大部分的畫面讓人想起法拉盛華人區,而不像一般觀光客或電影裡可以看到的紐約。陳敏郎說,片中的場景,對華人留學生來說,可說是熟悉不過,想當然,也捕捉到許多不為人知、受忽略的角落。



他坦言,寫劇本時,就盡力拿捏預算的可行性,以將拍攝難度減至最低。避開一些大場面之外,拍攝時,比方下大雨的戲,就抓取角度技巧帶過。或許因為這樣,反造就了本片奇特的空間氛圍,乍似疏離而難掩張力。

要知道,在美國拍攝華人電影是很不容易的,對美國觀眾來說,以華人為主角的電影,他們無法產生投射或共鳴,常常是「你給我奇觀,我才要看」,比方功夫片、武俠片,或是誇飾歷史苦難的催淚電影。他坦言,在這客觀條件下,找資金困難重重,所幸,企劃案通過電影長片輔導金後,他又適時得到好友阿里卻卡奧的支持(曾擔任《雨果的冒險》、《穿著Prada的惡魔》、《慕尼黑》等片副導)。「阿里看完劇本後,覺得這是一個可發展的好案子,我運氣也好,剛好開拍時,他沒有其他工作,加上我們是朋友,而願以友情價參與這次拍攝。」




話說回來,拍攝往往仰賴天時地利,《你的今天和我的明天》也不免俗「有驚無險」了幾回,比方有天,在同一棟大樓拍牙醫診所跟電梯的戲——未料拍電梯時,才發現發現三樓診所放假,原來是大樓管理員私自允諾外借診所。正當一籌莫展,剛好一位臨時演員表示他朋友的朋友有經營牙醫診所,可以問問。電梯戲一完,全體劇組直接搭三台計程車殺過去——「在紐約,兩小時內要借到診所景,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我們卻碰到了!這種千鈞一髮的奇蹟,有時比劇情本身還要緊張刺激。」



同樣,男主角黃尚禾,也是在原本人選挪不出檔期的情況下及時出線,「尚禾是一個很認真的演員,表演靈活、悟性很高,我一定角,離開拍大概只剩十天,他短時間內用心鑽研、創造角色……吸收很快,也帶給角色嶄新的元素,直到拍攝結束後,我才發現,這位演員跟他所飾演的角色完全不同,他是一個很開朗、明亮的人,與片中保守、含蓄、不講話的內向形象大相逕庭。」



飾演父親的鹿瑜老師,身分背景很有趣,他在紐約劇場表演,也是資深空少;劇場經驗豐富的他,他一進這部戲,即歸零成一張空白的紙,每釋出一點訊息,他就吸收起來,這些積累,和自身生命經驗撞擊出深刻的表現,讓人難以忘懷……

「粗剪完成,帶回台灣,再細剪到一百分鐘。基於市場考量,片商要求我剪到九十分鐘,我回家灌了兩瓶紅酒,隔天心痛著進剪接室,硬剪到89分鐘。後來呢,又碰到陳曉東老師,他說還可以再短,我就請曉東幫我修去那六分鐘,83分這個長度非常棒,從放映現場反應就感受得到。開始半小時,觀眾還在摸索,到了四十分鐘左右,他們開始產生集體情緒,似乎很好奇接下來會是什麼……過完一小時,大家終於開懷大笑……」就在這個時候,他鬆下一口氣,也深感欣慰,因為知道自己拍了一部有趣的片子。





陳敏郎表示從學生時代開始,就是金馬影展的死忠影迷。當年吉姆賈木許的《天堂陌影》帶給他極大的震撼,其他像黑澤明、勞勃阿特曼、柯恩兄弟……也是他很推崇的導演。「愛了電影那麼多年,想說,我也應該可以來拍一部電影。」
他表示自己想要用一種幽默的視角,看待人生,凸顯地域特色亦帶有荒唐質感,兩個世界、兩個空間、兩種時間,隨著科技更迭,溝通愈是方便快速,人跟人之間的情感,透過簡訊、網路,是愈顯淡薄、短促。一個耐人尋味的故事,裡頭應該埋藏許多連結,遙相牽繫這個醞釀它的時代,以提供觀眾細細思索。

的確,觀賞本片,宛如體驗一場耳目一新的視聽經驗,毫不辜負影迷對《你的今天和我的明天》此一迷人片名的期待。就是這種細微的線索,牽引著觀眾朝電影靠近,從沉浸到臣服,陳敏郎跨出扎實的一步,雖腳跡在他鄉,卻絲毫不掩那份共通的情感與體會。

作者:保溫冰

本期焦點-【v.405】 2013/07/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