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眼eWeekly ﹥Content

《黃色大象》幸福,一直都在


《黃色大象》就是一部這樣自然,情感真摯的電影,無論你是在幸福裡的人,還是在愛裡迷失了方向,都很值得觀賞這部電影,重新找到幸福的真諦,讓愛閃著堅定不滅的光芒。

其實在看到向井理與宮崎葵兩大巨星攜手合作,我就把《黃色大象》這部電影列入了我的必看初選名單中了,無奈在搶票當天,我居然犯傻了,忘記有這麼一部搶手的閉幕片要搶,結果機會稍縱即逝,我就這樣傻楞楞的瞅著iBON上面寫的「已售完」三個紅字,這三個字的震撼遠比「你是好人」、「我們分手吧」還來得嚇人,心想就要錯過這麼重量級的閉幕片時,很榮幸的收到了來自痞客邦電影圈的邀請,讓我不但可以看到《黃色大象》這部電影,更是比閉幕時間更提早了不少,還第一次的和一些媒體記者聯手與導演做訪談,我相信如果生命中有奇蹟,這樣子的千載難逢的機會就是幸福的奇蹟,讓我在看完《黃色大象》的時候,感到特別的幸福,春風特別的和煦。

黃色大象》(きいろいゾウ, 2013)改編自日本人氣作家西加奈子的同名小說作品,這是她繼《葵》、《櫻》後的第三部小說作品,也被譽為是『最難影像化的小說作品』,歸因於小說中旁雜的人物關係和心境轉折、奇幻的虛實合一充滿想像的情節等,不過在因緣際會之下,電影公司找來了導演廣木隆一,電影於焉成形,廣木隆一以軟調情色片(即粉紅電影,並非意圖使人軟掉的情色片)起家,2003年以一部《Vibrator》榮獲橫濱電影節與高崎電影節導演獎,開啟了知名度,近期的代表作品包括瑛太與榮倉奈奈合演的《生命最後一個月的花嫁》、岡田將生與蒼井優合演的《雷櫻》等,今年他所執導的電影除了《黃色大象》外,更有《シネマ☆インパクト 海辺の町で》(海邊的屋子)、《100回泣くこと》和《沒問題三班》(だいじょうぶ3組),其中《沒問題三班》更將在五月份在台進行院線上映,屆時主角乙武洋匡先生也將訪台宣傳。

男女主角則是《巴黎鞋奏曲》的向井理與《Nana》的宮崎葵,兩人皆為此作者的書迷,讀過且喜歡小說中的情節,導演認為若要符合《黃色大象》小說中夫妻倆的個性和氣質,這兩個人的感覺非常合適,在電影中,向井理飾演的是老公武辜步,有別於向井理從影以來例如《天國之吻》與《搖滾新樂團》中比較貴公子或是帥氣的形象,角色是比較樸實的,個性憨厚的失意作家,這對向井理來說,是一個新鮮的嘗試,我認為在電影中,褪去一些光彩耀眼的外在因素後,樸實的向井理反而透出不少深層的演技,更為迷人。至於宮崎葵,以往都飾演賢妻良母的角色,在電影中則嘗試個性較為外放,偶爾任性有小脾氣的太太妻利愛子,內心戲和複雜的心思構成了這個角色,對宮崎葵而言更是一次演技的挑戰。

以下有些許劇情提及,請斟酌閱讀!

很久以前,有個小女孩臥病在床,看著月光的同時,出現了一隻黃色大象,陪著她飛躍各處度過了生病難捱的日子,長大後,小女孩不顧家裡的反對,隨著心上人來到了鄉下成家,男孩取代了黃色大象,保護與照顧小女孩的餘生,只是日復一日,這對看似生活甜蜜的夫妻,生活也開始出現了裂隙,當裂隙開始慢慢的擴大,所謂的幸福似乎也遙不可及,這天,男孩突然接到了一封匿名的信函,再次憶起了他難斷的情緣、難忘的舊夢,於是決定起身前往東京,分離的兩人這才意會到真正的幸福,一直在他們的身邊。

作為本屆金馬奇幻影展的閉幕片,這個句點畫的完美而幸福,《黃色大象》的電影節奏雖然緩慢,畫面風格卻是那麼的貼近日常生活,溢出濃濃的鄉村愜意,觀賞時仿若暫時逃離了城市的喧囂,故事情節則是有一種文青式的風格,但一幕一幕卻都言之有物,深刻而精緻的勾勒了一段婚姻中的兩個人,從幸福到猜疑,再從漸行漸遠的生活型態重新找到愛。電影在改編上做了不少的更動,一來是因為礙於電影的時數,將小說中複雜的支線故事稍作整理,留下與主線有相交會的部分,二來則是為了讓主題更為明顯,故事完全的聚焦在主角兩人身上,在這個部分,我很肯定編劇與導演所做的努力,在關上電影的過程,主角兩人的心境是很完整的,沒有太突兀的變化,兩個小時的電影過程中,你可以是很深刻的體會故事意旨,若是結婚的觀眾應該更能深刻體會。

幸福,到底是什麼?是一種被守護被了解的感覺,但往往這種被了解的感受卻是很難被達成與滿足的,兩個人在一起構築在深刻的了解,深刻的了解又依賴於溝通與對話,即使有愛在心中,沒有表達出來,依舊是無謂,就像在電影中的這對夫妻,武辜步取代了妻利愛子心裡所依靠的黃色大象,兩人不顧家人的反對,為愛私奔天涯,但是隨著日子過去,他們的對話卻慢慢的剩下「我回來了」、「你回來啦」,這些日常生活招呼用語,即使他們分享著一整天以來發生了什麼事情,卻流於是流水帳式的分享,不帶任何情感,於是慢慢的妻利愛子不知道該把真正心裡想說的話跟誰說,就跟花草動物對話,武辜步也有同樣的感覺,於是情感一五一十的流瀉於日記裡,看到這裡,我們不禁心頭一驚,我們竟然常常做著和生活裡「非生物」對話的詭異動作,卻習以為常,甚至寫東寫西,只希望心裡的聲音能被聽見,缺乏一個依靠與聆聽的對象,而這樣人心疏遠的現代病,卻不停的加劇,令人嘆息。

我很喜歡電影中不言明兩人關係的狀態,反而用著許多的細節和生活情景來作暗示,既不矯情做作,又貼近觀眾日常生活,卻不失做為電影藝術的詩情畫意,例如上一段說到的夫妻兩人漸行漸遠,卻需要別人的傾聽與理解所產生的行為,電影中還有一幕,夫妻倆在睡覺,但是蚊帳卻破了一個洞,蝴蝶翩翩的飛了進來停在老公的額頭上,太太輕輕的呼喚了老公,老公卻是悠悠的做著夢說著夢話,暗示著兩個人之間綿密而不受外人影響的感情產生了破洞,蝴蝶是那麼的美好,代表著那段揮不去的舊情趁隙而入,太太試著修補那個破洞,但是老公卻沒有正視這個問題,反倒是迂迴的回應著,這讓日常生活的畫面變得更有意思,也讓劇情更推進一步。於是就在這樣的鋪陳下,一場關鍵的砸手戲中產生了極強的衝擊力道,這個橋段中,妻利愛子先是砸破了一個杯子,然後拿著一個碗猛敲武辜步的手,肇因於一個人想開水龍頭,一個人關起了水龍頭,暗示著兩人在一個事件中的意見處於極端衝突,卻互不讓步,在這樣無法取得協商之道的過程,杯子象徵著美好幸福,一瞬間的破碎,堅固的碗是他們彼此的愛,即使沒有破,卻也在此受到強大的衝擊,武辜步手痛,妻利愛子心痛,兩敗俱傷。類似這樣的橋段暗示著兩人關係的變化,是我最喜歡電影的部分,悠悠的飄揚出一些韻味,不著痕跡卻是那麼鮮明的存在。

電影的最後,復歸日常生活的平靜,但那種平靜卻是浪濤洶湧過後的靜,是再次確定愛的存在,確定了兩個人的心意,打破所有秘密的禁錮,找到了溝通方式的成長,兩個人坐在庭院,享受夏日時光,那是多麼平凡卻難得的生活小確幸。我們都容易孤獨,就像妻利愛子問鐵樹的那段對話,但是孤獨卻是生活中的必需品,它讓我們明白那個時常陪伴著我們的人有多重要,那個人有多麼不可或缺,有那個人的守護,生命是多麼的非凡而珍貴。雖然到了結尾,女主角跟非生物對話的能力消失了,但那卻是幸福的徵兆,那隻黃色大象回歸了大象的群體,但陪伴女主角的黃色大象卻不曾離開過,那就是愛,那就是幸福,那就是她值得揮霍一生陪伴摯愛的人。而如果有特別注意的話,電影中為大象配音的就是向井理,這也代表著情感的依歸與延續。

黃色大象》就是一部這樣自然,情感真摯的電影,無論你是在幸福裡的人,還是在愛裡迷失了方向,都很值得觀賞這部電影,重新找到幸福的真諦,讓愛閃著堅定不滅的光芒,本片將在4月26日上映,屆時一起進電影院感受愛的模樣。最後介紹一下這部電影的主題曲,是來自聖堂教父(ゴスペラーズ)的「冰之花」(氷の花),聖堂教父是1994年底出道的五人組男子重唱團體,2000年8月推出第14張單曲「永遠」和10月12日推出第6張專輯「Soul Serenade」皆造成日本ORICON榜史上罕見的長賣紀錄,開始走紅全日本。「冰之花」是他們2013年最新單曲,也是團體的第42張單曲作品。(YOUtube上的影片都只限日本地區觀賞,我也沒辦法做嵌入分享,請大家自己去google聆聽囉!)

最後附上當日與導演訪談的內容摘錄:

1.有吃過電影中涼拌豆腐配上美祿巧克力粉嗎?

導演:沒有,但是劇中吃進去的柄本明(飾演荒地先生),一下戲就馬上吐了出來。(笑)

2.兩位主角是怎麼培養感情的,宮崎葵在戲中素顏和床戲是否有和導演做什麼溝通?

導演:很令人驚訝的是,兩位演員在片場中幾乎是沒什麼互動的,甚至很少對戲,拍攝過程中不去預想動作和反應,互相對戲更充滿著真實感,且通常是1、2 take就能完成,兩人還為了集中在角色的情緒中,近一個月都在拍攝地三重縣,而未返回東京。宮崎葵在戲中不管是裸戲還是素顏都沒有抗拒,導演特別喜歡女子素顏,因為那充滿著魅力,床戲的部分有討論一下該用什麼方式去呈現,該做到什麼程度這樣,但沒有特別抗拒。

導演更透露,兩人對於作品和演出相當有自信和喜愛,其實本來要帶兩位一起來台灣,但是兩位都卡在檔期和拍片行程無法來台,甚是可惜!

>ALLEN碎碎念:小葵是個敬業的演員來著!Love her so much!

3.電影中為何選擇蠟筆的媒材畫出女主角與黃色大象的互動?

導演:他的風格不喜歡真人與動畫的結合,所以在呈現小說這個部分,他不希望是動畫和演員配合,於是他就用了繪圖的方式,電影中看見的蠟筆畫作,都是原作者西加奈子親手繪製的。

4.電影中向井理背上的刺青是特別請人繪製的嗎?

導演:完全是手繪的,劇組還特別製作了一塊假皮,拍攝了一段向井理飾演的角色武辜步被刺青的橋段,但最後礙於流暢度與時間因此刪去,大概是花了半天的時間完成這個刺青。

5.我們聽到電影中非人類角色都是請到蠻大牌的演員獻聲,是否有參酌演員的個性和角色的需求來選擇配音的演員呢?

導演:其實都是找熟人幫忙,例如幫蘇鐵配音的大杉漣(《阪急電車》、《雷櫻》)、幫公雞配音的柄本佑(《大奧~永遠~》)、幫狗狗配音的安藤櫻(《愛與誠》,柄本佑與安藤櫻夫妻連袂幫忙)、幫蜘蛛配音的高良健吾(《挪威的森林》、《苦役列車》),都是還蠻熟的朋友,這個陣容是華麗,但沒有特別參考什麼特色。

>ALLEN碎碎念:其實我不確定那隻黃色大象是不是向井理親自配音,所以想要求證導演,但是我問了之後忙著筆記,又被其他人提問了,看著導演好像沒什麼想著墨這題的fu,所以就這樣過去了(飄走)

6.導演在訪談的過程中,提到了日本正在上映的這部電影《シネマ☆インパクト 海辺の町で》(海邊的屋子),他說這是在他的故鄉福島拍攝的,在電影中可以看到福島經過311之後的現況,同時出生於福島的導演,有感於311發生後,台灣對於日本的鼎力相助,導演也感性的跟大家說聲謝謝,致上敬意。

作者:ALLEN 【MOVIE BOULEVARD】

本期焦點-【v.392】 2013/0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