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眼eWeekly ﹥Content

銀色衝浪手現身Quentin Tarantino處女作


看到了《驚奇4超人:銀色衝浪手現身》的The Silver Surfer,當下我忽然閃過一絲似層相識的感覺,可是我不是個漫畫迷,所以我絕不可能看過The Silver Surfer,那麼到底是在何處看過這個銀色衝浪手呢?想了幾天,又想了幾天,就在前幾天,有一個電影畫面掠過眼前,再想了許久,又想了很久,終於回想起來,是在Quentin Tarantino 92年所導的第一部長片《霸道橫行》…

看到了《驚奇4超人:銀色衝浪手現身》的The Silver Surfer,當下我忽然閃過一絲似層相識的感覺,可是我不是個漫畫迷,所以我絕不可能看過The Silver Surfer,那麼到底是在何處看過這個銀色衝浪手呢?想了幾天,又想了幾天,就在前幾天,有一個電影畫面掠過眼前,再想了許久,又想了很久,終於回想起來,是在Quentin Tarantino 92年所導的第一部長片《霸道橫行》(Reservoir Dogs)中,出現過The Silver Surfer的海報。


會在《霸道橫行》裡頭看見The Silver Surfer,並不讓人感到意外,這顯然又是Quentin Tarantino(以下簡稱昆丁)的刻意安排,就跟片中不斷出現野狼圖騰的Fruit Brute麥片一樣,盡是昆丁個人所迷戀的物件,完全是一種戀物的展現。


昆丁從不讓置入性行銷的商品符號闖進他的電影體系之中,但他卻是個徹底懷舊的人,在他的電影充滿太多懷舊的符號,就跟Fruit Brute麥片等許許多多現已絕版的老物件一樣,復古情懷都是已逝青春時光的投射象徵。昆丁的懷舊、昆丁的戀物,那些根源自高中畢業後在曼哈頓海灘Video Archives錄音帶出租店打工的時光,每天瘋狂而貪婪閱覽的錄影帶:尤其是香港邵氏電影,日後均影響昆丁的電影風格甚鉅。而赤子之心童心未泯的昆丁,總像是個長不大的大頑童般,電影成為他的大遊樂場,他在裡頭隨意遨遊把玩,天馬行空地組合著他所收藏的玩具。


昆丁從不否認其導演風格的血統脈絡是繼承自香港武俠電影、幫派電影,甚至,他在《追殺比爾》開頭的字卡上大辣辣地標示「邵氏電影」,雖看似惡搞,但更是作者個人對香港武俠電影的至高致敬。而片中揉合了中國白蓮教宗師「白眉」、日本劍道,以及模仿李小龍扮裝等東方元素的角色,再再都顯示出昆丁對東方武術電影的迷戀。



如果一位導演一生中其實只拍攝了一部電影,那麼昆丁從第一部長片《霸道橫行》開始,到甫上北美院線的《Grindhouse》,中間的創作生涯無論是《Pulp fiction》、《追殺比爾》,其實都只是《霸道橫行》的複製。至今為止,我依舊認為《Pulp fiction》不過是劇情更有調理,故事性更嚴謹的《霸道橫行》而已,而《追殺比爾》則是誇張地、炫燿地將易容在《霸道橫行》後面的東方文本、東方符號、東方血統直接端上檯面罷了。


什麼叫做將「易容」在《霸道橫行》後面的東方文本、東方符號直接端上檯面?其實《霸道橫行》的故事結構、劇情線條,人物設定,說穿了都只是擷曲自1987年香港導演林嶺東所執導的《龍虎風雲》,無論是臥底的角色,搶劫的情節,以及結尾的方式,完全如出一轍。但是,我們能批評昆丁是無恥的抄襲者嗎?不,一點也不!這就是昆丁的聰明之處:他總能將東方的語彙,融入西方的美學傳統之中,或者說是昆丁個人的創作風格之中,並以錄影帶店櫃檯的影癡式雜食口味,重度影癡的淵博觀影經驗,將許多電影的經典片段,經典角色,經典對白,揉合東方武俠與歐美教父黑幫槍枝的的暴力美學,東拼西湊剪貼拼貼到他的劇本之中,結合為昆丁式獨樹一幟的大雜燴電影。


就以《霸道橫行》為例,表面上他看起來像是傳統美國的幫派電影,或又一教父系列,但他的故事架構卻是來自香港的《龍虎風雲》,人際關係的處理、角色的造型更是援引自港片英雄本色系列。至於,滔滔不絕的多方對話、多角度詮釋辯論與片段式講述則是十足《羅生門》式的。同時,昆丁也借用了許多歐美經典電影加以拼裝,如以顏色來指稱各個角色的名子,是效法《The Taking of Pelham One Two Three》,若再加上一些引用自多部經典老片的對白如《Angels with Dirty Faces》 -「You slap me in a dream,you better wake up and apologize」等,這些大量的拼貼手法也唯有重度影癡,那位錄影帶出租店店員才辦得到。同樣地,昆丁的電影也只有重度影癡型的觀眾才能更深層發現當中的樂趣所在。若非重度影癡來看待這部電影又會作何感想呢?就是Cool!


「I need you cool,Are you cool?」,其實這句對白也是昆丁抄襲經典而來的,不過卻足以形容他的第一部長片《霸道橫行》,或者他日後的每部作品。作為昆丁的第一部長片,霸道橫行》真的是部很Cool的黑幫電影,一部講了272次Fuck的cool片,片中每個角色都很Cool,每個鏡頭都很Cool,每句對話都很Cool,整部片Cool到不行,Cool到我一直都不想太認真地寫下文字去分析,只要不時地拿出來膜拜,成為一名Cult就可以。而每次重溫《霸道橫行》,感覺仍是一樣新鮮、興奮,甚至比看《Pulp fiction》還過癮萬分,至今我還是如此認為,這或許是因為處女作的緣故,真能感覺《霸道橫行》有一種沒有包袱、不管後果、無視票房的率性與不羈,那種大膽、創新、刺激、熱血與新意,總讓我想起另一部很Cool的暴力電影《人咬狗》,兩部片同樣都是導演的處女作,可惜的是《人咬狗》的導演們,後來都不見蹤跡,只留下這部經典的暴力電影供人膜拜。至於昆丁,則是不停複製著《霸道橫行》就已奠定的暴力美學,並持續混入、引用、彰顯更多經典電影與東方元素進入他的調色盤之中,成為一位公然在廣大影癡面前拷貝前人創意卻沒人會加以指責,反而給予美名與膜拜,並予以更大空間去任意惡搞的名導,Cool!這就是昆丁與他的第一部作品《霸道橫行》!

本期焦點-【v.119】 2007/06/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