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眼eWeekly ﹥Content

《霍元甲》vs《一刀傾城》


《霍元甲》大概算是近年躍升老共「御用製片人」的韓三平、江志強,這些年的監製作品中最「誠懇」的一部了。說《霍元甲》誠懇,是慶幸這部電影不但沒有如《英雄》、《無極》般高來高去,更沒有淪為一部「義和團格局」的阿Q電影(或許該慶幸楊紫瓊客串的部份最後被剪掉),反而正經八百地回歸武術本質,討論功夫的真諦,其一板一眼的態度,幾乎可以考慮改天把《霍元甲》DVD當成生活與論理教材分送給各級學校了。

中國童星的演技實在讓我不敢恭維,但很幸運地于仁泰起用了鄒兆龍與鮑起靜來飾演影響霍元甲至深的父母。儘管只是十分鐘的前提,他們節制而充滿情感的詮釋,無疑撐起了《霍元甲》的重量。從插秧、洗頭來頓悟人生是很不錯的點子,可惜太老套、講得太白的劇本終究讓《霍元甲》缺乏了那麼一點靈氣,而且《霍元甲》對武術真諦的討論也不出《太極張三豐》那一套,所以離功夫片的經典殿堂仍有那麼一段距離。


不過導演于仁泰仍為我們帶來了小小的驚喜,他把過去雕琢《白髮魔女傳》、《新夜半歌聲》那套匠氣的華麗套用在《霍元甲》身上,配合梅林茂煽情的音符以及潘恆生深情的鏡頭,居然洋溢出一股浪漫的情懷(當然也許有觀眾會嫌洗頭及那童話般的結尾柔軟得彆扭),而這份難得出現在功夫電影裡的平靜情緒,我以為恰好為霍元甲對所謂「武術」的頓悟做了最好的伴奏。


剃掉前額、裝上長辮,招牌手勢一比出來,我一乍見李連杰的霍元甲造型,還真忍不住懷念起他至今最經典的演出:《武狀元黃飛鴻》系列。儘管李連杰向來撐不起豪邁、海派的角色,但霍元甲從自大狂狷、遭逢家變、沉潛修身到最後了悟內斂的戲劇性遭遇,由李連杰演來竟毫無彆扭之處。無論是年輕氣盛的囂張還是愛女面前孩子氣的一面,甚至是最後曖曖內含光的大家風範,李連杰至情至性的真誠詮釋,彌補了他演技上的不足,配上袁和平精心設計的武打招式(尤其與趙建、秦爺的兩場比試,鏡頭、剪接的靈活度與招式的實在感相得益彰,絕對酣暢淋漓得痛快),《霍元甲》仍稱得上這位功夫皇帝近年來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演出。


《霍元甲》是一部拍得中規中矩,老套但是誠懇的電影。或許「誠懇」兩個字在本世紀真的越來越稀少了,所以我才會被《霍元甲》多少感動了一下吧。其實看《霍元甲》的時候,我一直想起1993年的《一刀傾城》。由洪金寶導演的《一刀傾城》同樣只能稱得上「中規中矩」,因為洪金寶畢竟缺乏徐克、杜琪峰等大師對鏡頭的敏感度,可是由張炭與司徒卓漢編寫的劇本,不但誠懇,而且聰明、尖銳得緊。我說《一刀傾城》的劇本聰明,是因為它沒有像《霍元甲》這般諄諄教誨說得太白,只消三言兩語一個眼神一個手勢,就把功夫的真諦、官場如江湖身不由己的無奈全表達出來了。我忍不住開始懷念起1993年,那個香港武俠片再起風雲的年代。那時,未滿三十歲的年輕編劇張炭才剛嶄露頭角;那時,鄒兆龍還叫做倪星(他在《一刀傾城》中飾演大刀王五的徒弟)…。


「我自橫刀向天笑,去留肝膽兩崑崙」,這是譚嗣同死前題在獄壁的詩,而《一刀傾城》整部電影的精神自然不脫這兩句詩中的凜然氣度。想想華語功夫武俠片類型這十年來還真是不進反退,當年的徐克與張炭,詮釋起這種泱泱大氣的題材可是毫不手軟,讓身為觀眾的我們真真切切感受到銀幕裡的激情以及熱血的溫度;再看看今天,同樣講天下國家的《英雄》自我媚化成了啥鬼模樣?勉強回春的《七劍》又回復了《武狀元黃飛鴻》的幾成力道?


我常很好奇,不曉得是否成長背景之故,香港編劇在編寫武俠題材的故事時,往往比較不會受到天下家國這種大一統思維的框限,寫出來的成品因而比較不會那麼八股無趣。就算要拋頭顱撒熱血,也都是把重心放在人性情感上,而非那種很虛幻的民族大義。從《黃飛鴻2男兒當自強》、《新龍門客棧》到《一刀傾城》,張炭以武俠筆觸(或許跟他與溫瑞安交好有關)夾雜現代精神,喻當今政治於江湖的獨到詮釋(這部份恰好和徐克不謀而合),證明他還沒徹底墮落到編寫出《無極》這個世紀爛劇本之前,他絕對是華人界編寫武俠功夫類型片的前三把交椅之一。


《一刀傾城》把譚嗣同、袁世凱等歷史課本中的真實人物武俠化,讓他們一方面憂國憂民變法維新,一方面又高來高去拳打腳踢的。大刀王五、譚嗣同及袁世凱原先情同兄弟,可惜因為理念的不同而反目成仇,這個故事由張炭編來時而俏皮活潑,時而義薄雲天俠情萬丈,而關之琳所飾演的奕親王妃與大刀王五之間發乎情只乎禮的琴音結緣,其柔情萬千的惺惺相惜更是讓《一刀傾城》的尾聲餘韻不絕。

可惜洪金寶實在缺乏場面調度的Sense,好些有機會成為經典的時刻都是嚘然而止。三個好兄弟入關前的躊躇滿志,鏡頭是否該拉遠拉長一點?奕親王妃與王五對談時的走步與身段,是不是可以再放進多一些柔情?譚嗣同獄壁題字,以及收場時王五凜然地縱身一躍,是否可以再狗血一點?此外,身兼武術指導的洪金寶嚴格來說也是失職的。以片尾大決鬥為例,無論招式設計還是攝影(幾乎只是單調地水平移動)、剪接的靈活度都不夠,鏡頭只會輪流在楊凡、鄒兆龍及楊麗菁身上扁平地遊走,還真是浪費了大夥兒的好身手。幸好盧冠廷激昂立體的旋律,多少彌補了洪金寶扁平且缺乏神采的鏡頭語言。


我忍不住幻想假如把這個劇本交給于仁泰來拍,他應該會放大王五與奕親王妃那段似有若無的情愫,讓電影更旂旎更幽怨吧?如果是交給徐克、杜琪峰或吳宇森來拍,三個好兄弟因理念不合而漸行漸遠終至分道揚鑣的無奈宿命想必會愈見激烈,主僕之間、師徒之間、朋友之間、男女之間無可擋的焦慮、衝突、為難,毫無疑問地會更糾結而深刻見骨吧?


最後說一下演員,飾演王五的楊凡(不是那個拍《桃色》的變態老頭導演)身手了得,演技遠較李連杰、甄子丹、吳京等武夫還要出色,可惜《一刀傾城》當年並未獲得很大迴響,他也並未因此片走紅。飾演譚嗣同的狄龍與飾演袁世凱的趙長軍從外型上來看,並非合適的選角。尤其狄龍的表演更是大有問題(也許該歸罪洪金寶的「指導」),以獄中訣別那場重頭戲為例,相較于狄龍在《江湖傳說(港名:赤腳小子)》裡滄桑動人的詮釋,實在是遜色許多。負責搞笑的楊麗菁與鄒兆龍,在尾聲的慨然赴義也很可惜沒被拍好(感覺太倉促了),反倒是佔戲不多的關之琳,幾個無言的鏡頭,透過眼神流轉,還真把一份無處可說的孤寂給傳達出來了。

作者:Ryan

本期焦點-【v.057】 2006/03/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