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眼eWeekly ﹥Content

尚衣院:韓版阿瑪迪斯


歷史公案有太人任人取材與想像的空間,懂得從皇室衣著切入,確實能創新宮庭戲的風采,新人耳目,畢竟,劇本能建構完成《阿瑪迪斯》的平行線,已屬不易

南韓導演李元錫執導的《尚衣院:衣縷情絲(The Royal Tailor/상의원)》雜揉了Peter Shaffer百老匯名劇《阿瑪迪斯(Amadeus)》與王家衛導演的《手》,再加進搞笑元素,讓一部宫庭悲劇,先是百般逗笑,最後卻變成了讓人歎息的天才與庸才戰爭。

還記得《阿瑪迪斯》中的宮庭首席樂師Antonio Salieri嗎?在遇見莫札特之前,他是深得大公親睞,走路有風的作曲家,即使遇見莫札特,看見他交出的樂譜時,唇角原本還帶點輕蔑訕笑,因為起手式平平,甚至還有點幼稚搞笑,但是很快單簧管吹了進來,雙簧管再接手,他的笑意全都沒了,這首樂曲不再是他眼前這位搞笑猴子的遊戲之作,而是Salieri這輩子從來不曾聽聞的天籟,除了全身抖顫,他真的不知該如何是好了。



阿瑪迪斯》的 Salieri就是《尚衣院》的皇宮首席裁縫趙都碩(韓石圭飾演),至於《阿瑪迪斯》的莫札特,在《尚衣院》中則換成了高修飾演的李孔鎮。

趙都碩以縫功見長,他的針法傲視天下,專為皇帝和皇后製作的御衣,更是威嚴氣派;李孔鎮則是鎮日混跡妓院的裁縫,他的基本功或許不如趙都碩,但是年輕敢衝刺,敢創新,從人性上尋找色彩和舒適性,使得穿上他衣裳的人,都能享受衣裝的風光與喜樂。一個在天,一個在地,原本互不往來,一旦李孔鎮被帶進宮庭,來到尚衣院,就直接威脅了他的頂頭上司趙都碩。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莫札特本事有多高強?Salieri最清楚,只要莫札特出了頭,Salieri就沒得混了,理應惜才憐才的Salieri或因嫉妒,或因傲慢,就是想盡辦法要打壓莫札特,偏偏這個世界不是他說了算,只要大公聽見莫札特的作品,自然就會要求莫札特創作更多的作品。同樣地,皇帝只要穿上了李孔鎮的新式獵裝,李孔鎮的才情就再也不是趙都碩能夠打壓得了的,《尚衣院》就如此套用了《阿瑪迪斯》的男人心情,在「既生瑜,何生亮」的生存鬥爭下,讓兩位裁縫師的競賽在製衣間裡翻滾著。

魔鬼對Salieri的誘惑在於只要有機會,你肯不肯剽竊莫札特的作品,冠上自己的名號?《尚衣院》的劇情則安排在大清使臣公訪,皇帝賜宴,因此王妃與新寵各自要穿上最華麗的禮服亮相,誰能豔冠群芳,誰就能獨領風騷,於是兩個女人的戰爭,就轉變成為兩位「御衣」裁縫的生死競賽。

李孔鎮不怕輸,趙都碩卻是輸不起,不怕輸的人,因此敢多方嘗試;輸不起的人,只能想辦法刺探敵情,只要知道對方的底牌,他至少可以打成平手,《尚衣院》的劇情設計,其實早已判定輸贏了。



阿瑪迪斯》的驚天一筆是Salieri坦承莫札特的死,與他有關,《尚衣院》固然套用了這個模式,卻給了一個高明的轉折,趙都碩的技藝,同樣是李孔鎮由衷敬佩,一個做裁縫的奴才一旦能晉身貴族,那是何等榮幸,所以他早早就對著月光發誓,要替趙都碩打造一套最與眾不同的官服做為加官晉爵的賀禮。他的每句話都出自肺腑,而且付諸行動,等到趙都碩發覺真相時,他才明白兩人的技藝何只相距十萬八千里,心靈境界更如天壤之別,有了對比,劇力才更萬鈞。

你很難忘記《阿瑪迪斯》中飾演莫札特的Tom Hulce,不過,最後得到奧斯卡最佳男主角獎卻是飾演Salieri的Murray Abraham,或許是因為人性黑暗的層次遠比狂妄天才更難雕刻吧。《尚衣院》裡的高修同樣是不被禮法所羈的瀟灑天才,舉手投足都很有魅力,相對之下,韓石圭的演技被劇本綑綁,就太過內斂拘謹,未能就其內心黑暗的層次多做著墨,感人力量就遜色太多了。

作者:藍祖蔚 【藍色電影夢】

本期焦點-【v.488】 2015/0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