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眼eWeekly ﹥Content

星際效應:謊言與夢想


踩在泥土上發夢,遠比空中樓閣踏實的多,《星際效應》的科幻夢想,就有著濃濃的土地香。



有些人,品牌響亮,出手不凡,值得期待,Christopher Nolan堪稱是當代好萊塢最有魅力的創作者了,他的《星際效應》(Interstellar)確實創造了美麗的視界奇觀與震撼的生命啟示,但是做為一位說故事的人,看似信手拈來的幾段小插曲,圍繞著謊言與真實,也在夢想與現實中翻滾,在在讓他的故事更耐人咀嚼與回味了。



首先,美國人改寫了教科書。歷史教科書會更動內容,絕大部份是執政者為政治服務,有的人是為掩飾真相,當然,亦有人是勇敢追求真相。不過,《星際效應》碰觸此一敏感話題,所為何來?



Matthew McConaughey飾演的Cooper老爸一開始就得到學校報到,因為他的女兒Murph (Mackenzie Foy)是校園裡的頭疼孩子,但也只有進到校園,Cooper這才明白,1970年代的美蘇太空競賽竟然是不折不扣的一則政治謊言,美國歷史教科書根本不承認阿波羅太空船曾經登陸月球,老師直接告訴Cooper那純粹是一次政治宣傳,目的只在拖蘇聯參加太空競賽,讓他們無暇擴充軍備,更因此導致財政破產。



人類究竟有沒有登陸月球?這一點,其實是21世紀的流行話題,早就有偽紀錄片《登陸月球行動》(Dark Side Of the Moon)言之鑿鑿地舉出各項例證,辯稱人類從電視畫面「見證」了登月歷史,偏偏那些畫面就是NASA(或者說是委託大導演Stanly Kubrick)在製片廠裡拍出來的。



星際效應》把這一則流言議論變成歷史,目的在強化後續劇情的反作用力。太空探險何等艱難,生死難料,最後卻被後人認定全屬虛假,對於曾經夢想翱翔星際,也曾經坐上太空火箭的Cooper而言,這種官方修訂版的觀點,孰可忍?孰不可忍?不容青史盡成灰,因而就成為他即使拚老命要再飛進天際的心理動力了。



至於,救亡圖存的科學家拚盡全力要替風中殘燭的地球人尋找新天地,終於升空登天,尋找星際移民的落腳處,則是電影人發揮預言自由的遠見了,當年,Stanley Kubrick在1968年完成《2001太空漫遊》(2001: A Space Odyssey)時,美國太空人Neil Armstrong Neil Armstrong 都還沒乘著阿波羅11號太空船(Apollo 11)登陸月球呢(那是1969年七月的事),電影踩著科學現實與夢想前進,如果最終都能實踐,那是多燦爛的美夢啊?一個夢工廠能夠編織這麼一個美夢,又是多激勵人心的美事啊!





其次,《星際效應》挪用了目前常在電視上看見的新聞訊息「沙塵暴」與「霾害」,建構了一個卅年後的塵灰世界,觀微知著本來就是預言家的天賦,Christopher Nolan用了到處盡是塵灰一片,杯碗都得倒蓋才不會惹塵埃的悲情人生,展示著地球生態靡爛,人力已無能回天的客觀現實,其實是非常高明的生態論文。特別是那場棒球比賽才打沒幾下,沙塵暴就來襲,大家都得避難去的駭人景觀,勝過了千言萬語的環保口號,聯合國該頒生態獎給他的!



當然,地球遺老們透過紀錄片訪談的方式,追憶當年與沙塵為伍的悲慘人生,不但超越了《浩劫餘生》(Planet Of The Apes)的核爆論述,也超越了《記憶傳承人:極樂謊言》(The Giver)人類大戰的文明浩劫,再搭配上男主角Cooper的那句名言:「過去,我們仰望穹蒼,好奇身在群星何處?如今回首地球,卻擔憂家園蒙塵(We used to look up at the sky and wonder at our place in the stars, now we just look down and worry about our place in the dirt)!」這是符合科學現象的論述,卻又另添了今昔對比,文明滄桑的悲涼詩意,文字與文明就在這裡發揮了臨門一腳的動人功力了!



當然,《星際效應》最迷人的論述則是重新註解與顛覆了「鬼」的概念。




人間到底有沒有鬼?科學無法證明「有」,同樣亦無證明「無」,Cooper聽見女兒「房間似有鬼」的疑懼,其實也只能把他所知道的科學與玄學理論湊在一起拉雜扯淡,但是,好電影常不浪費細節,所有的對話都有意義,都能在峰迴路轉之際,得到柳暗花明的新風景。《星際效應》的劇本功力就在於看似「無心插柳」的生命花絮,其實才是乾坤定錘的關鍵所在,《星際效應》的最後解謎工程,固然是物理學的人間實踐,同樣也替鬼神之說給予科學註腳,頗能發人深省,那不也是科幻電影的迷人使命嗎?

作者:藍祖蔚 【藍色電影夢】

本期焦點-【v.476】 2014/1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