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眼eWeekly ﹥Content

《親密》:似有若無地下情


你可以從衣架上的衣服參透出多少辦公室或家裡的感情暗流呢?

看完香港名編劇岸西執導的《親密》,我對女主角林嘉欣多添了三分同情。


2008年的她,其實有多種截然不同戲路的精彩表演,《花吃了那女孩》中,她是大而化之的花心女同志,嘗試了各種誇張狂放的表演方式,然而在《親密》中卻又極度內斂,成了愛在心裡口難開的癡情辦公室女郎,相較於她在2007年 的《綁架》中的現代版鐘樓怪人造型,變化大到讓人難以想像,她是勇敢,也是努力創新的敬業演員,金馬獎評審看中了《親密》的內斂表演,割捨了她顛覆自己形 象的《花吃了那女孩》,或許是覺得喜劇表演太誇張了,所以選擇了所有心思和情緒都藏在笑容底下的《親密》,我雖覺扼腕,但覺得評審能看中《親密》的內在張力,已屬不易。


問題在於《親密》輸給了《我不賣身、我賣子宮》的劉美君,問題在於去年金馬獎女主角的表演層次上,真的有形有戲的兩個決戰對手,並不是林嘉欣與劉美君,而是林嘉欣與《一半火焰,一半海水》的莫小奇(另一位入圍者是《渺渺》的張榕容)。結果,表現旗鼓相當的林嘉欣與莫小奇都未獲青睞(張榕容最自在的表演,其實是《天黑》,而非《渺渺》),反而是劉美君勝出。或許是因為當時的媒體與觀眾都沒有看過《親密》、《我不賣身、我賣子宮》與《一半火焰,一半海水》,所以評選結果,水波不驚,觀眾沒有熱情,亦沒有批判,金馬獎的影后榮譽,就在大家都起不了共鳴,只能虛應故事,鼓掌如儀的應付心情下,草草收進了歷史夾縫之中。


岸西的《親密》劇本詮釋的是一段苦隱在心的辦公室戀情,男主角湯少(鄭伊健)是女主角阿珮(林嘉欣)的頂頭上司,關鍵在於湯少已經結婚,有妻有女,即使阿珮單身,容貌姣好,彼此又投緣,但是所有的好感都只能放在心裡,偏偏她們的辦公室設在偏僻郊區,於是五位公司同仁每天就搭乘湯少開的車子上下班,每天上班時公務繁忙,大家窩在同一間辦公室裡,下班後卻又再窩在同一輛小車子,繼續分享著個人的公私情事,繼續碎語絮聒,繼續若有似無的勾心鬥角與情愫滋長。


《親密》的故事架構基本上是參考了法國電影《愛情賞味期》 的倒敘方式下去重建一段辦公室戀情,我們看到的是經常鬥嘴的小情侶終於攤牌分手,看到的是一直隱身在後座的阿珮終於在大夥都下車後,得以移坐前座,得知了湯少要她趕快另謀出路的良心建議,導致她的地下情再也忍耐不住地爆發,但是接下來的故事卻再以「一週前」、「一個月前」、「三個月前」、「半年前」和「一年前」的捲簾法,逐一揭示了所有小情小愛小怨小憎的辦公室矛盾。


人生苦短,可是多數的上班族一半最美好的時光都耗在辦公室裡,同事才相親相知,有血緣的家人似親實遠,《親密》的片名其實與人生真相摻雜著濃烈的反諷意味,岸西的處理手法極其細膩,從安排林嘉欣的座位(就在鄭伊健的駕駛座後方,只能躲在他的身後窺視著,觀察著,或者愛慕著他),就看得出她是如何運用空間關係來包裝心情,以致於當同事都已各自散去,小兩口終於能夠並肩坐在擋風玻璃後,分享著不想讓其他人知道的「真心話」時,愛戀韻味早已發酵到香味四溢了。


林嘉欣的演技難度不在讓人看見,而是讓所有的人都看不見,卻能夠隱約察覺得到,唯有如此,那才是「地下情」的真正意境,就如同當事人其實心知肚明,卻又礙於現實裹足不前,糖衣沒有咬破前,永遠是那麼鮮豔可愛,一旦咬破,誰知有多苦?誰知有多慘?不能的,與不願的,糾結在一起的混沌情勢,全寫在他們的一舉一動中。


細看《親密》,其實你可以瞧見女性的幽微心思,歷歷在目,卻也不能直指要害,這種微妙,最是讓人回味,詮釋得這麼精準夠味,卻與影后無緣,這正是我替林嘉欣扼腕歎息的原因所在了。

作者:藍祖蔚 【藍色電影夢】

本期焦點-【v.246】 2009/11/19